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战国历史 > 管仲叮嘱终无果,齐桓饿死蛆出户

管仲叮嘱终无果,齐桓饿死蛆出户

发布时间:2020-06-14 23:25:3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这年,管仲病重,齐桓公前去他家中探问。关于这段史事,《管子》中记载了两个版本:

  《管子·小称》版本管仲有病,桓公前往慰问说:“仲父的病很重了,如不讳言而因病再也起不来了,仲父还有什么话要教导寡人呢?”管仲回答说:“君主即使不来问臣下,臣下也要谒见君主陈词的。不过,臣下即使说了,君主还是做不到罢了。”

  桓公说:“仲父要寡人往东就往东,要寡人往西就往西,仲父对寡人说的话,寡人敢不听从么?”管仲整整衣冠起来回答说:“臣下希望君主疏远易牙、竖刁、堂巫和公子开方。易牙用烹调侍候您,您说,‘惟有蒸婴儿没尝过’,于是易牙蒸了他的长子献给您。人情没有不爱自己儿女的,他对自己的儿子都不爱,能爱您么?您喜欢女色而忌妒,竖刁自宫而为您治理内宫。人情没有不爱自己身体的,他对自己身体都不爱,能爱您么?公子开方侍奉您,十五年不回家探亲。齐国与卫国之间,不过几天的行程。人情没有不爱亲人的,他连自己的亲人都不爱,能爱您么?臣下听说过:作假的不可能持久,掩盖虚伪也不会长远。活时不良善的,死时也不得善终。”桓公说:“好。”

  管仲死后,埋葬完毕。桓公憎恶这四个人,废除了他们的官职。但是驱逐了堂巫,怪病就兴起;驱逐了易牙,美味就尝不到;驱逐了竖刁,后宫就混乱;驱逐了公子开方,朝政就没有条理。桓公说:“咳!圣人也难免有错误吧!”于是重新起用这四个人。

  《管子·戒》版本管仲卧病不起,桓公前往探问,说:“仲父的病很重了,如果不忌讳地说,您不幸不能从病中痊愈,那国家政事我将托付给谁呢?”管仲没有回答。

  桓公说:“鲍叔的为人怎么样?”管仲回答说:“鲍叔是个君子。即使是千乘兵车的大国,不遵循正道送给他,他也不会接受。虽然这样,鲍叔不可以执政。因为他的为人,喜好善人而憎恶恶人过于分明,见到一件恶事就终身不忘。”

  桓公问:“那么谁可以执政呢?”管仲回答说:“隰朋可以。隰朋为人,喜好高尚的见识,而又虚心下问。我听说,给人恩德称作‘仁’,给人财物称作‘良’。用善行来胜过别人,不可能使人归服;用善行来养护别人,不可能不使人归服。治国有些事不一定知道,治家有些事不一定知道,只有隰朋才能做到吧!而且隰朋的为人,在家不忘公事,在公也不忘家事;事奉君主没有二心,但也不忘明哲保身。他曾用齐国的钱财救济过五十户穷困人家,而人们不知是谁做的。所谓大仁之人,恐怕就是隰朋吧!”

  桓公又问:“假如不幸失去仲父,朝堂上的诸位大夫还能使国家安定吗?”管仲回答说:“君主请自己衡量一下吧。鲍叔为人喜好正直,宾胥无为人喜好善良,宁戚为人能干,孙在为人能说会道。”

  桓公说:“这四位大夫,他们的才能都在常人之上。我一并予以重用,而国家不得安宁,这是什么原因呢?”管仲回答说:“鲍叔为人,喜好正直但有时不能受屈;宾胥无为人,喜好善良但有时不能受屈;宁戚为人,能干但不能适可而止;孙在为人,能说但不能守信静默。臣下听说,能遵循消长盈亏的规律,与百姓同屈同伸,然后能使国家长治久安的,隰朋大概可以吧!隰朋为人,行动必定估计力量,举事必定估计技能。”管仲说完,长叹一声说:“上天生出隰朋,就是作为我夷吾的舌头的。身体将要死了,舌头还能活得长吗?”

  管仲又说:“那江、黄两国靠近楚国,臣下死后,君主一定要将两国归还楚国,让他们寄居下去;君主不归还的话,楚国必然要把它们变为私属。楚国要吞并两国而齐国不救,按照霸主的责任是不可以的;去救助的话,那么祸乱就会从此开始。”桓公说:“好的。”

  管仲又说道:“东城有条狗磨牙,早晚准备咬人,我枷住它的脖子使它不能咬。如今那易牙,自己的儿子都不爱,怎能爱君主呢?君主一定要赶走他。”桓公说:“好的。”

  管仲又说道:“北城有条狗磨牙,早晚准备咬人,我枷住它的脖子使它不能咬。如今那竖刁,自己的身体都不爱,怎能爱君主呢?君主一定要赶走他。”桓公说:“好的。”

  管仲又说道:“西城有条狗磨牙,早晚准备咬人,我枷住它的脖子使它不能咬。如今那卫公子开方,丢弃他千乘之国太子的地位来做君主的臣下,是因为他想从君主这儿得到的,将超过他的千乘之国。君主一定要赶走他。”桓公说:“好的。”

  管仲终于去世了。死后十个月,隰朋也去世了。桓公将易牙、竖刁、卫公子开方赶出朝廷。不久,饮食不合胃口,于是又召回了易牙;内宫混乱,于是又召回了竖刁;利言卑辞不在耳边,于是又召回了卫公子开方。

  综合两个版本来看,当时管仲对齐桓公的临终叮嘱,其核心内容是劝告齐桓公罢黜易牙、竖刁、卫公子开方等“似忠实奸”的臣子。管仲去世后,齐桓公年事已高,又失去了主心骨,政事迅速陷入昏乱,一步步走向他悲惨的最终结局。

  前六四四年,齐国再次讨伐厉国而没有攻克,救援徐国之后就回国了。秋天,王室又遭到戎人侵扰,襄王派使者向齐国求援,齐国征召诸侯军队戍守周王室。冬天十一月十二日,郑国杀了太子华。十二月,齐桓公、宋襄公、鲁僖公、陈穆公、卫文公、郑文公、许僖公、邢侯、曹共公在淮水岸边会盟,谋划救援被淮夷侵扰的鄫国,并且商议向东用兵威慑淮夷的可能性。会后,诸侯共同帮助鄫国修筑城墙。修城的劳役困苦思归,于是中间有人晚上登上山丘呼喊说:“齐国内乱了!”诸侯于是没有完成修城任务就草草回国了。

  苦役们的呼喊并不是空穴来风。齐桓公先后有王姬、徐嬴、蔡姬三位夫人,都没有给他生下嫡子。桓公精力旺盛,喜好女色,宠幸的妾很多,待遇达到夫人级别的就有六人:长卫姬,生了公子无亏;少卫姬,生了公子元(日后的齐惠公);郑姬,生了公子昭(日后的齐孝公);葛嬴,生了公子潘(日后的齐昭公);密姬,生了公子商人(日后的齐懿公);宋华子,生了公子雍。从前面郑庄公去世后郑国的君位争夺乱局可以知道,国君庶子众多很容易成为内乱的温床。管仲对此不是没有考虑过,在他的极力敦促下,齐桓公在世时就已经立了公子昭为太子,嘱托当时有仁德美名、国内政事大治的宋襄公作为外援护佑他。

  然而,公子昭既不是嫡长子,也不是庶长子,立他为太子在宗法上没有什么过硬的依据,这就为后来的诸公子争权埋下了祸根。果然,易牙得到长卫姬的宠信,通过竖刁向桓公进献食物,逐渐得到桓公的宠信,说服了年老昏聩的桓公,使他私下同意立庶长子公子无亏为太子。前六四五年管仲去世后,齐国内政被易牙、竖刁、卫公子开方等奸臣所掌控,太子昭之外的五个公子都起来作乱,谋求立为国君。

  前六四三年,在执政四十三年后,齐桓公走到了他生命的尽头。

  《管子·小称》里有一段关于他临终凄惨情状的记载:

  易牙、竖刁、堂巫、卫公子开方等四个人作乱,把桓公围困在一个屋子里不得外出。有一个妇人从小洞钻入,得以到达桓公住所。桓公说:“我饿了要吃,渴了要喝,都得不到,为什么?”妇女回答说:“易牙、竖刁、堂巫、公子开方,四个人瓜分了齐国,道路已十天不通了。公子开方已把七百多社的土地和人口送给卫国了。食物已经弄不到了。”桓公说:“咳,原来如此!圣人的话实在是高明呵!要是死了没有知觉还好,若有所知,我有什么面目在地底下再见仲父!”于是拿过头巾包头而死。死后十一天,蛆虫从门缝里爬出来,外面守卫的人才发现桓公死了,用南门门扇托着腐烂的尸体草草下葬。

  十月七日,齐桓公饿死在公宫中。在确认齐桓公死后,易牙进入公宫,和竖刁一起纠集党羽杀了拥护太子昭的官吏,立公子无亏为国君,太子昭出逃到宋国。

  前六四二年春,曾受齐桓公嘱托护佑太子昭的宋襄公率领诸侯讨伐齐国,试图将太子昭送回国即位。此时,齐国都城内的国人分成了两派,一派支持太子昭回国即位,另外一派支持其他五位公子。三月,支持太子昭的齐人杀了公子无亏。之后不久,齐桓公生前花费很大气力才制服的郑文公开始到楚国朝见楚成王。夏天,鲁国出兵救援其他四位公子的支持者。五月,宋军在齐地甗打败了其他四位公子党羽的军队。之后,狄人也出兵救援其他四位公子的支持者。鲁国、狄人干涉齐国内政的努力没有成功,宋襄公最终拥立太子昭登上君位,就是齐孝公。秋八月,正式安葬了齐桓公。

  冬天,邢国与昔日死敌狄人联手,讨伐曾经同病相怜的卫国。由此可见,一旦没有了霸主管控,中原诸侯国之间的纠纷又开始露头了。

  齐桓公去世后,宋襄公试图成为下一位中原霸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战国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