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百科 > 古埃及人如何在5000年前建造大型建筑,享受奢华生活?

古埃及人如何在5000年前建造大型建筑,享受奢华生活?

发布时间:2020-06-15 23:37:34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公元前3世纪,一种昆虫——屎壳郎家族的成员——甲壳虫在埃及完成了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转变。这类甲壳虫的习性是将其他动物的粪便滚成球。它们白天在地面滚动这些小球,夜晚则将屎球推进地面的小孔中。它们以此为食,同时也在其上产卵。小甲壳虫从屎球中扑扇着翅膀飞出来,随后开始在地面爬行。

古埃及人如何在5000年前建造大型建筑,享受奢华生活?

  不知何时,一些在田野劳作的埃及人注意到这一过程。他们围着这些从地里飞出来的甲壳虫,十分惊诧:地里突然冒出来的这些小昆虫之前是怎么钻进去的?他们无法解释。一天有人就想:关于甲壳虫和它们的屎球,一定有种特殊的神力在发挥作用。什么神的神力呢?或许从甲壳虫的行为上能找到蛛丝马迹。

  果然找到了。一段时间后有人发现,甲壳虫推动屎球的方式与古老传说中太阳神滚动他的太阳圆盘相似。太阳神在天上滚动太阳圆盘,从日出到日落。此外,神和甲壳虫还有一些共同点。甲壳虫和它的小球在地下度过黑夜,神也如此:一天结束的时候他和圆盘一起消失在天际。第二天清晨,太阳也如此奇迹般地再次从地面诞生。有时阳光照射在甲壳虫光滑的甲壳上,经过反射,小小的甲壳虫宛若刚升起的太阳。

  经此阐释,那时的埃及人得出结论,甲壳虫就是太阳神凯布利的化身。凯布利被奉为早晨的太阳神,代表着创造与革新。于是小小的甲壳虫就成了伟大的太阳神的化身。人们用金子和彩色的石块制作成甲壳虫形状的护身符,以此向它致敬。甲壳虫被人们当作幸运符挂在脖子上,被命名为圣甲虫。

  在古埃及,很多神是幻想出的人类和其他动物的合体,每个人都能从独特且优点各异的众多神灵中选择一个最喜欢的神,这取决于个人的喜好或当下的境遇。孕妇被塔沃里特女神吸引,塔沃里特是孕妇的保护女神。在画像和雕塑中,她被塑造成腆着大肚子的河马,但跟人类一样直立行走。或许是因为当时的埃及人看到体态丰腴的尼罗河河马时也跟我们一样忍俊不禁。但是在某些方面神灵表现得很严肃且令人敬畏。同时代也有强壮的动物赐予妇女力量和勇气的画像。

  和尼罗河河马一样,尼罗河本身也充满神力。尼罗河从南至北贯穿整个埃及,离尼罗河仅几千米以外的地方都被沙漠覆盖,因此几乎所有埃及人都生活在尼罗河沿岸,河水赋予他们生命。

  大约从公元前5000年起,越来越多的人在湿润丰饶的尼罗河沿岸定居,这里便形成了聚居区,从最初的村庄形成后来的城市。人们种植大麦、扁豆、鹰嘴豆和洋葱,饲养牛、驴、山羊、绵羊和猪。尼罗河一年一度的涨潮是非常重要的事件。洪水越过河岸为田野带来富含矿物质的淤泥,作用与肥料相似,植物便会生长得十分茂盛。因此尼罗河被敬为神灵的恩赐。

  在古埃及,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也能感觉到自己跟神灵的联系。神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但是与其他地方的人一样,埃及人在宗教上也遭遇了同样的问题:不知为何人们开始希望人类也像神一样,他们不但希望拥有特殊的动物和自然力量,还盼望着一个代表神的人类在地球上出现。对基督徒来说,下一世纪末耶稣出现了,我们现在已听闻过他的神迹。对埃及人来说,他们的法老就像神一般,也受到像神一般的敬仰。

  但法老逝世之后问题便出现了。因为法老作为神本应长生不老,他们不再能让人信服。就连像纳尔迈这样最著名的法老也不能完全让人信服。纳尔迈于公元前3000年统一上下埃及(埃及北部和南部),建立了埃及王朝。埃及的统一开了第一个法老王朝,这意味着接下来是几个家族连续统治的时期。古埃及和埃及文化共存了约3000年之久,胜过多数其他文化和王朝。但是法老当然会衰老和死亡。

  那么怎么能让法老永生呢?逝世后他们至少要能在天堂庇佑其国家和国民。古埃及人一直都认为人死后灵魂依然存在,但同时他们也认为灵魂仍需要依附于尸首。尸首应该被妥善保存,避免腐坏,因此法老的尸首会被特殊处理:易腐烂的心脏、肝脏等器官被去除,分装入罐中保存;躯体干燥后,用浸过树脂和植物提取物的尸布包裹起来,这就是著名的木乃伊。

  制作木乃伊是一门艺术。木乃伊制作专家偶尔用带有图案的石头替代眼睛。墓穴中的木乃伊还拥有跟他们真人一样大小的玩偶。木乃伊作为灵魂的宿主能保存几千年。为了确保死者灵魂在天堂能拥有舒适的生活,埃及人将死者日常所需物件都放入墓穴中:作为食物的牛和鹅、面包、啤酒、蒜、衣物、鞋、家具、药物,甚至还有通便药。

  不仅法老能享受这种待遇,祭司以及能负担这些丧葬仪式开支的埃及人也能享受。但是法老作为神灵应当与其他人有所区别,就像其他人想被葬在法老周围,法老的强大应超越一切,其灵魂是永生的。约公元前2650年,法老左塞尔和他的建筑师伊姆霍特普找到了解决之道——金字塔。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何决定修建这种形状的建筑,可能是建筑师或法老在思考永生问题的时候,联想到沙漠中的山丘。他们思索着,由石头组成的山历经世世代代依然屹立不倒,它们或许能使生命永续。由此他们可能便有了人类也能建造自己的山丘的想法,人类可以进入山丘,融入永恒的生命。金字塔就像形状完美对称的山丘。左塞尔在埃及北部的萨卡拉建起了第一座金字塔。人们把死去的法老深深地埋葬到金字塔内部,法老就成了山的一部分。他们的灵魂将寄宿在墓穴中的木乃伊躯体上,得以永续。

  左塞尔的金字塔是世界上第一个完全用方石砌成的大型建筑。形状对称的三面十分重要:金字塔地基十分稳固,尖端直指云霄——神灵的居所。一些灵魂能通过这个通道升上云端。从反方向来看,金字塔的形状象征着射线,预示着拥有超能力的永恒的太阳由上至下散发着光芒。埃及人把法老葬在金字塔里,认为法老能在金字塔里永生。

  胡夫金字塔是最大的金字塔,地处吉萨高原,古埃及首都孟菲斯附近,位于今埃及首都开罗以南20千米。胡夫金字塔是吉萨三座金字塔之一,也是胡夫墓室的所在。它高约140米,占据世界最高建筑宝座长达4000年之久。直到中世纪,人们修建的大教堂才超越了它。但它依然是最宽的,胡夫金字塔每边宽230米,相当于两个足球场的长度。它由200多万块石头建成,其中大多数石块重约2吨,一些石块的重量相当于好几只大象的体重。某些花岗岩石块,例如法老墓室顶盖上的花岗岩石重达20多吨。

  人们至今还不知道古埃及人是怎样建成金字塔的。建筑材料是从岩壁上的采石场开采而来,其中一些采石场距离建筑地有好几千米。工人不得不在酷热中一步步将石块拖到尼罗河河岸,装上船运往建筑地,然后再将巨型石块堆砌成金字塔。可以确定的是埃及人利用了绞车、滚轮、杠杆、坡道。但具体是如何操作的,科学家们如今还不得其解。建造一座金字塔平均需要10年,胡夫金字塔甚至花费了20多年。几千个工人马不停蹄地在工地上工作,在某些特定阶段还需要更多的数以万计的工人。当时还不存在货币,面包和啤酒便是他们的薪酬。他们还能获得的是参与一项神圣工程的幸福感。

  埃及人用金字塔创造了一些世界纪录。几千年来,它们一直是人类建造的最庞大的建筑。或许在世界历史上再没有另一类建筑跟金字塔一样,耗费如此多时间、人力、物力,拥有如此巧夺天工的技巧,却仅为一人而建。法老的石棺隐藏于金字塔内部深处,位于狭长通道和大厅尽头较小的墓穴中。死者在石棺里沉睡,民众既看不到他,也看不到壁画和众多的黄金饰品。

  对我们来说,金字塔或许毫无用处。对古埃及人来说,它们却是神力的证明。修建金字塔的确激发了古埃及人在技术和技艺上的精进。建筑师必须掌控全局并拥有专业知识,就像我们在学校所学习的知识一样,例如数学知识,其中几何学尤其重要。他们要计算出金字塔的角度,并绘制草图。工头得告诉工人们如何使用绞车,以及用什么样的绞车将石块拉到什么位置。每个人都有特殊分工。在建造大型建筑或制作复杂的产品时,这种分工方式十分必要。

  随之而来的是,人们的薪酬产生了很大差异。知识丰富的负责人——建筑师的薪酬高于普通工人。普通工人虽然流了更多的汗水,但是他们不需要很多专业知识,也不需要承担责任。薪酬的高低取决于人们所从事的工作是否重要。在不同时期、不同文化中,人们对一项工作重要性的判断有所不同。如今经理和银行高管是高收入人群,因为高收益的、聪明的理财方式对我们很重要。而在古埃及,高收入人群就是建筑师和祭司等。

  祭司最终会受命为法老置办所有他在天堂需要的东西。他们让人们在金字塔的一侧修建一座寺庙,在寺庙的一堵墙上画上一扇门。法老的灵魂就能通过这道虚假的门进入寺庙,在那儿享用祭司每天供奉的祭品。祭司一边供奉一边祷告:“噢,在天堂的法老,你应取走这神的祭品,它能满足你每日温饱,成千上万个面包,成千上万杯啤酒,数以千计的牛,成千上万只鹅,成千上万种甜食。”

  祭司能获得死去法老的灵魂“吃剩下的”食物。即使他们自己不种菜、不耕地,也吃喝不愁。能获得这么多祭品是件奢侈的事,因为当时大部分平民主要以面包为食。祭司的生活可以说是十分优渥。法老生前就想安排好自己死后的生活,因此法老和富有的埃及人会将整座山的葡萄种植园、农庄、养牛场、田地、矿厂和采石场赠予祭司。一些寺庙拥有全埃及最大规模的产业。

  另一个与祭司同样重要的职位是首相——法老的副手。首相同时也是国家政府首脑和最高法官,某种程度上相当于“超级部长”。首相掌管着建筑工程和国内经济的情况。他应当对所有领域都有所了解,至少必须知道每年何时尼罗河会发洪水。埃及人要提前准备预防洪水,他们观察到,洪水大概在每365天之后的6月和9月来到。埃及人发明了由365天、12个月组成的日历。除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之外,该日历一直沿用至今。

  古埃及人的另一发明是文字。他们和下一章中即将出现的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人都是世界上最早学会书写的民族。在智人出现约20万年后,他们发明了文字。埃及人在公元前3000年发明了象形文字,它的意思是“神圣的符号”。有了这种文字,公职人员就能为灌溉设备、播种和收获撰写说明。在古埃及,仅有约1%的人会写字,因此识文断字的人拥有很高的声望,并可获得丰厚报酬。与现在不同的是,当时只有富家子才能上学。在学校他们会练习写一些句子,例如“能读会写,这能让你免受劳力之苦和所有艰辛”。

  但是要学习这种象形文字是很困难的,它是图形文字和音标文字的复杂混合体。猫头鹰的图像表示“猫头鹰”,蛇的图像表示“蛇”,波浪表示“水”,但是拿着武器的一只手臂既可以表示“拿着武器的一只手臂”,又可以表示“强大”。现在又有了第三种可能,每个象形文字除了图像可能表达的意思之外,还可以代表一个单词中的某个字母或音符。猫头鹰的图像既能表示“猫头鹰”也能代表“m”,水的图像也能代表“n”。在阅读其文字时,埃及人不得不像猜谜一样从各种可能的含义中选出正确答案并进行组合。

  与现在的文字相比,埃及人的文字似乎很烦琐。但是它在当时却是一个不得了的发明,它能简化许多日常琐事。在其帮助下,埃及人第一次能够记录和保存较长的信息、故事和复杂的建筑计划。此外,他们还能与几百公里开外的地方通信,而不必担心信使在长途中遗忘部分信息。文字的发明与埃及人的另一项重要发明——莎草纸(papyrus)有着紧密联系。莎草纸是纸(paper)的前身,也是后者英语名称的出处。与在石板上凿字然后带着石板相比,在莎草纸上书写并携带当然更简单便捷。

  莎草纸是用草纤维制成的。制作时将草的茎叶切成40厘米的长条,排放到一张布上,然后将第二层茎叶反向叠放到上面,再盖上一张布,压实。植物的汁液将两层茎叶黏合在一起。经过晾干、磨平,便大功告成。纸卷就这样诞生了,它就是当时的书籍和信件的载体。公元前3世纪便携的莎草纸的发明十分具有开创性意义,就像电子邮件和短信等现代发明一样。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历史百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