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周朝历史 > 西周为什么实行分封制度?

西周为什么实行分封制度?

发布时间:2020-06-21 23:56:20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武王克商后,采取了一系列建国措施.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封国土、建诸侯”的分封制 度,当时称为“封建”。自武王始,尔后是成王、康王,三次实行规模较大的分封。据《史记?汉 兴以来诸侯王年表》序云:“武王、成、康所封数百,而周姓者五十五,地上不过百里,下三十 里,以辅王室。”其分封对象,除姬姓王族子弟外,还有先圣后人、先朝后人和开国功臣谋士 等。分封的方式为“列爵分封”,即所谓“列爵惟五,分土惟三”,按公、侯、伯、子、男五等爵 分封,封地有三等:公、侯方百里,伯方七十里,子、男方五十里气若按此方案裂土分封,则 除王畿外,其余驰土(大山川例外)分封完毕。而这些受周王册封的诸侯王,又在自己的封国 内,将土地(连同居民)分封给卿大夫,其封地称为“采”或“邑”,通称“采邑”。西周这种开 国实行大规模的涉及整个主国的层层分封制度,不是一般的政策,实际上是在奴隶制社会背景下 的一种国家政治体制,可称为“国王大统诸侯分治制”,简称“分封制气这种政体,得以使一个 力量有限的国王借助受其册封诸侯的力量去统治疆域广阔的大国,其妙在国王控制下的“分而治 之二这是中国上古政治史上的一个创举。

西周为什么实行分封制度?

  西周国家这种政体形式,既不同于宗主国与附庸国构成的特殊体制,也不是独立国家联盟或 联邦制。有的学者认为“西周实际上是由许多大小不同封国组成的联盟”,是不恰当的。因为 这些封国不是独立国家,而是周王册封的诸侯受命统治的地区,诸侯王必须定期朝觐纳贡,并有 守土戍边之责.他们的军队还得随时听候周王的调遣,尽管他们各享有很大的自治权,他们与周 王的关系仍是君臣关系,其封国不过是周王统治下的一个自治区域,所以根本谈不上周王国是大 小封国联盟的问题。至于西周末期以降,周室逐渐衰落,王权大大削弱,诸侯王敢于与周王分庭 抗礼,搞分裂闹独立,那是约200年之后的事,事物本质变了——“国王大统诸侯分治制”政体 崩溃。当这些封国蛻变成独立国家并相互战争和兼并时,历史已进入春秋战国时期,即东周,焉 能与西周历史相提并论?而在周室自身难保、诸侯国之间又兵戎相见时,岂能存在“大小封国组 成的联盟”?就是说,无论对西周或东周王国而言,都不存在此类联盟政体。至于说周王国是 “不平等的部落联盟”,更无史实和理论依据,风牛马不相及。已有学者论及,此不赘复。因此 说,西周王国的政体就是“国王大统诸侯分治制”,而不是别的什么政体。

  任何一国的政体,都是由社会历史条件和统治集团的利益决定的,不是任何个人的主观意愿 所为,也就是说,建国时对政体选择具有客观必然性。西周王国自然也不能例外。本文试图从历 史发展的角度探讨西周实行分封制的原因,以及实行分封制带来的社会历史后果。

 一、试析西周实行分封制的社会历史原因。

      西周立国时,为何实行“国王大统诸侯分治”的分封制?显然,这不是周王一时心血来潮作 出的决定,而是由多方面的复杂的社会历史原因造成的。

  首先,西周实行分封制,是由当时的社会历史环境决定的。

  周族的始祖名弃,号后稷,因为农师有功,受封于邰(在今陕西扶风一带)。至周文王姬 昌西伯时,不过是都于丰的殷商诸侯国,地方百里,人口不过六七万。武王灭纣时,周所能动 员的军队,只有“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若不是诸侯联盟会兵四千乘, 实难破纣王七十万兵。灭纣后,周王的常备军也只有拱卫宗周的“西六师”和驻屯洛邑的“成 周八师”,共约十四万余人。这样的军力远不及殷商的规模,要用相当于纣王五分之一左右的军 队,去统治一个比殷商版图大得多的国家,其力量显然是弱小的。在当时的奴隶制度下,生产力 很低,国力十分有限,不仅不可能供养更多的常备军,也没有能力支付成千上万官员的薪俸,再 加上当时交通闭塞,各地区之间联系十分困难,不少地方呈自然封闭状态,国王要直接统治方圆 数千里的大王国,是不可能的事。列宁曾说:“当时的社会和国家比现在小得多,交通极不发达, 没有现代的交通工具。当时的山河海洋所造成的障碍比现代大得多,所以国家是在比现在狭小得 多的地理范围内形成起来的。技术薄弱的国家机构只能为一个版图较小、活动范围较小的国家服 务。”列宁对早期国家的论述是中肯的,切中了任何地方的早期国家情况。我国上古夏商时期 的国家,不仅是由若干地方小国统一而成的大国,而且像商这样经济文化发达的国家,名义上版 图广阔,实际上它包括“内服”和“外服”两部分:内服是指国王直接统治下的王畿,外服是指 受国王册封的诸侯国和国王认肯的臣服方国,也就是甲骨文所称的“四方"或“四土”。并且在 内外服釆取不同的行政制度,如《尚书?酒诰》云:“越在外服:侯、甸、男、卫邦伯。越在内 服:百僚、庶尹、惟亚、惟服、宗工。”显然,在王畿内由国王设各种职官治理,在外服的四方 四土,分别由诸侯邦伯治理。西周立国时,其社会历史环境同殷商时期相比并没有多大变化,仍 然是交通闭塞和缺乏统治大国的技术力量,只好化大为小,实行分而治之的分封制,周王除了直 接统治“方千里”的王畿,其余领土由受其册封的渚侯分治。倘若在客观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 冒然采用其他政体,必然行不通。

  其次,统治经验不足,必须借鉴殷商。

  周武王岀身于小诸侯国,如今要统洽一个大数十倍的大国,显然经验不足。他一开国就要遇 到很多难题,其中最棘手的莫过于强大的殷遗民问题。故多方征询辅臣的意见,以寻求良策。太 公云:“臣闻爱其人者,兼屋上之鸟;憎其人者,恶其余胥。咸刘厥敌,使靡有余,何如?”这是 一项屠族政策,武王不敢接受。召公献策:“有罪者杀,无罪者活之侦武王亦认为不妥。周公则 提出“使各居其居,田其田;无变旧新,唯仁是亲”的绥靖政策。武王认为这是“平天下”的良 策。于是,武王“封纣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令修盘庚之政。殷民大说(悦)”。为防殷民叛 周,只设“三监”,省去驻重兵镇压之沉重负担。其实此举也不过是仿效汤封夏后续夏祀的办法 而已。实际上,周初实行的分封制度和并田制等政策,明显效法殷商。周人也承认借鉴夏商的经 验G成王时召公受命相宅洛邑所作的《召诰》中云:“王先服殷御事,比介于我有周御事……,第三,实行分封,又是周王奖励功臣的需要。

  在灭纣克商过程中,各路诸侯出兵助战,武王众辅臣谋士皆立下汗马功劳,尤其是师尚父、 召公、周公等功劳最大。胜利后行将建国,如何酬报这些有功的诸侯和臣子呢?这是非常重大的 问题,所谓功高盖主,若处理不当,恐怕会出乱子C在上古,人们重视的不是什么空洞的称号和 头街,而是重视可见的物质利益,在甲骨卜辞和商周青铜器铭文中,多见以钱贝和奴隶的赏赐, 而不见赐以某某称号。股时,没有金银等贵重金属货币,而所谓珍珠、玛瑙之类珍宝罕见并只具 玩赏和装饰价值,并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宝物,因此,殷王对臣下的赏赐,分量最重的只有册封 土地,或贝币加奴隶,一般赏赐是赐x X朋贝。武丁时甲骨文记述:“呼从臣壮又册三十邑C” 是说王室臣子壮又受殷王册封三十邑之大的土地。这是殷王册封土地的明确记录°西周初年也只 有土地、奴隶和贝可作国王的赏赐物。其中,奴隶和贝的赏赐与开国功臣的功绩相比,显然是微 不足道的Q在当时,只有土地才是无价之宝,是取之不竭的财富。因此对有功诸侯和臣子等,周 王采取的赏赐方式是“授民授疆土”。“于是封功臣谋土,而师尚父为首封。封尚父于营丘(今山 东临淄),曰齐。封弟周公旦于曲阜(今山东曲阜),闩伟。封召公爽于燕(今北京琉璃河一带)。 封弟叔鲜于管(今郑州东),弟叔度于蔡(今河南上蔡),余各以次受封。”当然,周王为了周 室的利益,封侯建国最多的还是姬姓亲戚,在周初七十一封国中,占国五十三。《左传》记载了 周初姬姓封国情况,如僖公二十四年云:“昔周公吊二叔之不咸,故封建亲戚以藩屏周:“管、 蔡、邮、霍、鲁、卫、毛、聃、部、雍、曹、滕、毕、原、部、旬L文之昭也;怀、晋、应、 韩,武之穆也:凡、蒋、邢、茅、昨、蔡,周公之胤也丁周王这种赏期制,即裂土分封制,几 乎成为上古“开国功臣”和王族兄弟与国工“分享天下”的一种范例。

  第四,当时实行分封制,顺乎民心,容易为社会所接受,有利于巩固新兴的政权。

  在夏商两代的千年统治中,名义上是版图广阔的大国,实际上平民百姓仍被分割在一个个小 国(包括诸侯国或臣服方国)里生活,一些新征服地区更是这样。由此造成经济、政制、文化、 思想、习俗诸方面的差异,在不同部族、宗族之间,心理上存在一定的隔阂,要他们在一统国家 里生活,原不同小国间的居民恐难于融洽相处。不如在分封的小国里,他们会过得更顺心一些。 武王是一个较贤明的君主,从其父姬昌西伯的兴起和纣王的灭亡中汲取经验教训,深知民心的重 要。在《尚书?周书?武成》篇中,所谓“建官惟贤,位事惟能,重民五教,惟食丧祭,惇信明 义,崇德报功”,以及“散鹿台之财,发枢桥之粟”等等,都是反映武王收买人心之举,以达到 “大赍于四海,而万民悦服”。同时,“武王追思先圣,乃褒封神农之后于焦(今河南三门峡县), 黄帝之后于祝(今江苏丹阳),帝尧之后于蓟(今天津蓟易),帝之后于陈(今河南淮阳),大 禹之后于杞(今河南杞县)”。此举受到先圣后人的欢迎,并在社会上树立周武王是个崇敬先圣 的欲行德政的“贤明君主”形象,当有利于周室的统治。

  第五,周初封侯建国,又是藩屏周室的需要。

  西周是奴隶制社会,它的统治建立在暴力基础之上。而在周初,无力建立大规模的常备军, 仅有的军队只能拱卫王畿和成周两地,用什么力量去对付殷遗民的威胁和镇守边疆?当时,周的东北方有北狄(山戎),在东方有东夷、淮夷、徐夷等,这些异族势力较强,随时威胁着周室。 武王只有采取分封的办法,册封诸侯,建立诸侯国,在外界异族和周王畿之间形成屏障,以保卫 周室。于是,就把最得力的辅臣或兄弟,如召公、尚父、周公、叔鲜、叔度等封在东疆,并命他 们在封国内各自建军守土,以抵御异族的入侵。同时,从边彌到王畿之间又建立若干封国,层层 设障,使外来的威胁很难危及王室。周王如此用心,是昭然若掲的。成王在册封蔡仲继承其父的 诸侯位时,在册书《蔡仲之命》中云:“肆予命尔侯于东土,往即乃封,敬哉。……懋乃攸绩, 睦乃四邻,以蕃王室。……汝往哉,无荒朕命。”在这里,诸侯的使命已很明白。此外,在《左 传》僖公二十四年和定公四年述及西周封国时,也都十分清楚地谈及周王封建诸侯的目的在于藩 屏周室。

  第六,实行分封,可使力量有限的周王安坐王畿而治全国,享受大国荣华富贵。

  在分封之初以及在王权强大时期,尽管诸侯国有很大的自治权,诸侯王也有如后世朝廷命官 相同的职责,定期朝觐国王、贡纳赋税、守土戍边等,听命于国王,不辱君命。这样,周王虽在 王畿,而统治王国,几乎获得与委派官员直接统治一样的政治、经济、军事诸方面的实际利益, 还省去给官员薪俸的大笔开支,真可谓事半功倍,何乐不为?这恐怕也是周王实行分封的原因之 —0以上六个方面的因素,又是相互关联的,汇总构成西周初年不得不实行分封制的社会客观原 因。事是人为的,不过人的行为却要受到社会客观条件的制约,也就是说,是社会客观环境迫使 人们作出某种选择。从上述诸方面的分析来看,西周建国只有实行“国王大统诸侯分治制”,舍 此无他。

  二、关于西周实行分封制的历史作用。

   西周的分封制事出有因,并能在一定历史时期内确立,且使西周在厉王以前长达约二百年时 期内,社会政治稳定,经济发展,科技文化进步,历史事实说明,这种建立在奴隶制基础之上的 政治体制,有其存在的历史必然性。它对于历史的发展究竟有哪些积极作用?下面让我们做具体 的分析。

  在西周初年,采取一系列建国措施,如实行“井田”制,发展农业生产;制定“九 刑”法律,维护社会治安;“制礼作乐”,划分社会等级,制定礼仪,建立社会秩序等,对巩固和 发展新兴王国有着重要作用。但是,西周早中期社会经济和文化的大发展,关键是政局长期稳 定。而当时政局稳定的关键是实行了分封制度。若不实行分封制,建国伊始,哪有重兵镇殷遗 民?又如何长期统治他们?相反,周王封纣子武庚,殷民大悦,缓和了敌我矛盾。武庚后来叛 乱,同管、蔡疑心周公篡位而挑唆有关,同分封制无必然联系。况且,武庚叛乱平息后,又封微 子于宋(今河南商丘),再无殷民群起叛乱的记载,证明封纣子“以殷治殷”是成功的。若不实 行分封,帮助火纣的各路诸侯因劳而无功,得不到报酬,可能造反;周的开国功臣也会居功傲 主,甚而分庭抗礼。相反,给他们“授民授疆土”之后,各得其所,会对周王感恩戴德,断无造 反之理。若不实行分封,周王的兄弟和亲戚就会争权夺利,矛盾激化而不得安宁。相反,王族兄 弟亲戚各得封侯立国与国王分享天下,权力分配处于平衡状态,他们之间的矛盾会长时间得以缓 和,相安无事。可见,当时实行分封制起着稳定政局的作用。西周早中期的史实亦证明了这种积 极作用。政治穏定是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前提条件,在这个意义e说,分封制是西周社会的制衝 力量所在,是周初社会发展的主导因素,有积极的历史作用。

      (2)分封建国使一些边远荒蛮之地和新征服地区得到开发,促进了整个西周社会经济文化的?

  西周很多地区在殷商时期原是荒芜之地,经封侯建国后,都在不同程度上得到开发,经济文 化有很大发展。王国的东部地区,尤为突岀c太师吕尚的封地齐,原是渤海湾南边一块人烟稀少 的贫瘠土地。他到位后,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修政,因其俗,简其礼,通工商之业,便盐 之利。而人民多归齐,齐为大国”。就是说,他尊重当地夷族的风俗习惯,简化礼仪制度,建 立起一套有效的行政机构,因地制宜,发展交通和手工业,大力开发渔业和制盐业,促进商品生 产,使当地的经济很快发展起来。齐国夷族人和四邻都归顺,使齐很快成为东方强国。若非太师 封于此,此地为莱夷所佔,何时能变成经济文化发达地区?周公封鲁未到位,由其儿子伯禽代为 治理。伯禽在鲁实行了与吕尚大为不同的政策:“变其俗,革其礼”,即以周人的需要改变当地 夷人的风俗,并以周的礼仪制度取代当地原有的礼仪制度,一言以蔽之,即采取一切措施使夷族 同化。在东方传播中原文化,这对于后来汉的统一扎下根于。燕、卫、齐、鲁、宋、蔡等东部 封国,都曾一度变成经济、文化发达的地方强国。对周室而言,这些边远落后地区,倘若派官员 去统治,恐怕是瓶长莫及,不可能如此全力开发经营。因此,可以说,这是封国自主经营的积极 性发挥了作用。数百封国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整个王国的经济文化就大有进步。

  (3)由周王册封而建立起来的诸侯国,特别是边疆地区的诸侯国,确能起到藩屏周室的作用。

        如东方封国燕、卫、齐、鲁、宋、蔡等,自北而南形成一堵屏障,镇抚着山戎和东方诸夷。 一旦外族人侵,这些诸侯国即可独自或联合反击,无须周王劳师。当周室受到威胁时,国王可命 诸侯救助。例如周成王年幼时,管、蔡作乱,淮夷叛周,危急之际,成王派召公爽传命齐太公 曰:“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北至无棣,五侯九伯,实得征之。”也就是授权给齐太公对 王国内叛逆诸侯皆可征伐,协助土室平叛。同时,鲁国的伯禽亦兴师讨伐作乱的淮夷、徐夷,平 定徐夷后,不仅鲁国得安宁,周的东土亦暂时无忧。这种屏卫周室的作用,甚至可延伸到春秋 初期。如周惠王十四年(前663年)山戎侵入燕国,燕派人求救于齐,齐桓公就立即出兵助燕, 打败山戎。齐桓公还趁机劝燕王重修召公之政,依旧例向周室纳贡。周襄王八年(前644年)成 伐周,周告急子齐,桓公令各诸侯发兵戍周⑤。诸如此类,可见封国对周室确有藩屏作用,使周 王大大减少边患的困扰。封国这种积极作用,有助于保持西周社会政治稳定,经济文化发展不受 干扰。

  (4)分封制既有积极的历史作用,也有导致王国分裂的隐患,即消极作用。

  分封制之所以对社会发展有过一定的积极作用,是有特定的社会历史背景和政治条件的,其 中,王权的强弱是关键。若把王室比喻为“本”,把受周王册命的诸侯比喻为〃末”,那么当本强 末弱时,末受制于本,王国稳固,分封制便能发挥积极的作用。倘若实行分封的社会历史条件发 生重大变化,王室衰落,王权失威,就会产生本末倒置的现象,国王不仅不能令诸侯,反而受诸 侯制约,分封制就会产生消极的作用——导致诸侯国独立,王国被分裂。对分封制的本末关系, 春秋时期已明了。师服反对晋昭侯封其叔桓叔为曲沃伯时曾说:“吾闻国家之立也,本大而末小, 是以能固。是故天于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今晋、甸,侯也,而建国, 本既弱矣,其能久乎?”显然,国王和诸侯的关系不能本末倒置。西周后期,由于阶级矛盾激化,奴隶反抗奴隶主的残酷压迫,国人暴动冲入王宫赶跑周厉王,产生共和行政,动摇了西周王朝的 统治。周室和王权从此一蹶不振,日益衰落,逐渐失去对诸侯的制约作用。诸侯不向周室朝聘纳 贡了,甚至恃强凌弱,相互争斗,至平王东迁洛邑进入春秋时期,这种斗争愈演愈烈。此时周室 对诸侯国已不信任,如平王时,对西周后期封国郑就不信任,要互换“质子”。后来周桓王还亲 自率领陈、卫、蔡等诸侯国军队与郑国作战,结果还是周王失败了。这虽然是后话,却说明周王 室自西周晚期以来的确衰落而无力制约诸侯了。此时的诸侯国不仅不能藩屏王室,它们本身反而 成为王室的威胁了。由西周历史实践观之,分封制对王权和国家又有着严重的隐患,蕴藏着分裂 的离心力。西周的分封制直接导致中国春秋战国的混乱局面,对后世也有消极的历史影响,在秦 汉实行中央集权郡县制后,仍有不利于国家统一的分封沉渣泛起。

  (5)西周的分封制为后世提供历史鉴戒,为秦汉实施中央集权郡县制铺平道路。

       尽管西周的 分封制有成为国家分裂“温床”的弊端,但由于它的实施有其客观必然性,就不能以“既有今日 何必当初”反诘,从而完全否定分封制。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没有西周的分封制,就没有后来 的中央集权郡县制。秦统一后,丞相縮等仍主张置王封侯,而廷尉李斯则以西周分封的历史教训 反驳说;“周文、武所封子弟同姓甚众,然后疏远,相攻击如仇讎,诸侯更相诛伐,周天子弗能 禁止。置诸侯不便。”秦始皇亦云:“天下共苦战斗不休,以有侯王。赖宗庙,天下初定,又復立 国,是树兵也,而求其宁息,豈不难哉!”于是同意李斯的意见,坚持不进行大分封,而将天下 分为三十六郡,并实施“一法度衡石丈尺,车同轨,书同文字”、“匡饬异俗”等全国一统政 策。虽然秦汉时期,皇帝在无奈的情况下,对个别功臣也有封王现象,那只不过是中央集权郡 县制这条大河中的小漩涡,或称历史主旋律中的小插曲,无碍大局,从政体而言,分封制已永远 被中央集权郡县制所取代。显然,西周的分封制已成为一种历史鉴戒。失败的鉴戒,对于社会历 史发展而言,也有其积极的作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周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