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美国历史 > 美军联合作战的情报支援

美军联合作战的情报支援

发布时间:2020-07-12 00:33:08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情报支援是作战支援的重要组成部分,一直以来受到了美军的极大重视。特别是海湾战争以后,美军更加强调情报支援在未来联合作战中的作用。他们认为,情报对于取得联合战役的胜利意义重大,并且在很大程度上,情报的可靠性和有效性决定着战争的成败。美军的《作战纲要》中曾明确提出:战斗之前就获取和整编战场情报,战斗过程要运用部队的任何一种情报资源,以保障作战指挥的正确实施。随着美军联合作战理论的不断完善,情报支援作为联合作战中的重要因素也被进行了理论上的规范。1984年,美军首次将联合作战中的情报支援与电子战行动写人了FM34-1号野战条令,对联合作战中情报与电子战行动的组织、职责、原则、考虑和过程作了详细阐述。到1993年,美军又对该条令进行了进一步的完善。在1995年,美军又将联合作战中的情报支援理论作为参联会联合出版物中单独的一个系列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即从国家级到联合特遣部队级对联合作战司令部进行情报支援的要求、责任和方针,详细到如何搜集处理分发情报等内容。此外,为了使联合作战的情报支援更适合未来作战的需要,美军还制定了一份更为详细的文件。

美军联合作战的情报支援

  美军认为在未来的联合作战中,情报分开处理不利于联合作战,即情报要进行统一的分析整理,要将空中和地面及海上部队的情报统一处理,并且无论是联合国司令部还是各盟国之间的情报工作都要做到互相协调。其实,美军建立的联合情报支援体系正是基于这一认识的基础上。联合作战中的情报支援体系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分别为国家级情报系统、战区级情报系统、战术级情报系统。由助理国防部长担任情报支援体系的总负责人,主要负责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等工作,以保证战地指挥官能在第一时间内获得有效的国家情报系统、战区和战术情报系统。

  国家级情报系统包括国家情报委员会、国防情报局、中央情报局、国家保密局和各军种情报司令部,而在具体实施过程中,还要成立国家军事联合情报中心。该中心的管理者是联合参谋部的情报局长,并且该中心的工作人员都来自于国防情报局。针对其他机构来说,军事联合情报中心会通过情报局长向参联会和联合司令部司令提供动向情报支援。

  战区级情报系统由联合情报参谋机构、下属军种和联合司令部建制内或增派的情报机构构成。各军种部队共同承担具体的情报分析工作,分析各自部队的作战地域和专业职能范围内的情报。其中,联合情报参谋机构成立的联合情报中心是协调情报需求的交换站和战区内情报搜集工作的管理者。联合情报中心对战区情报设施不能答复的情报需求经过批准和定级后,会分派到国家军事联合情报中心,以保证军种部队和下属联合司令部的情报需求得到满足。

  战术级情报系统包括联合司令部下属的第一线作战部队建制内或增派的情报单位。该情报系统主要是接受上级和友邻的情报支援,然后把这些情报传递给战术指挥官。同时,通过本单位的情报活动生产有价值的情报资料,支援上级、友邻、本单位战术指挥官的情报β求。

  这三级情报系统彼此间相互运转,相互支援,相互补充,从而保证了情报支援的及时性和有效性。

  美军认为,虽然侦察手段有很多种,而且每一种都技术先进,但是单靠其中任何一项技术手段都很难甚至无法完成重要的情报保障任务。要想顺利完成情报保障任务,必须协调使用各种侦察手段,因为这样才能充分满足作战的需要。所以,美军指出,在未来的联合作战中要充分利用多种侦察手段,实现一体化的情报侦察。

  获取战略情报的主要手段是航天侦察,这也是获取战场情报的重要手段之一。在未来的联合作战中,美军会最大限度地利用已有的和正在研制的空间侦察力量,全面侦察对敌作战部署、核生化武器系统和精确制导武器系统、后勤目标以及其他的军事设施(目标)的配置,时刻为作战指挥提供有效的情报。在史上有名的海湾战争中,美军就采用了多种侦察手段,为赢取战争的胜利埋下了伏笔。当时在海湾战争中,美国动用了照相侦察卫星、电子侦察卫星、海洋监视卫星和导弹预警卫星等20多颗卫星,其中包括KH-11,KH-12第五代、第六代照相侦察卫星,"长曲棍球"最新型雷达侦察卫星,还动用了战略侦察机、战术侦察机、预警机、无人驾驶机等100多架飞机,其中包括U-2侦察机的最新改进型TR-1A高空侦察机、E-8A联合监视与目标攻击雷达系统飞机和"先锋"远距无人机等。

  与先进的航天侦察相比,陆上情报战就显得有些古老。陆上情报战仍然依靠特遣部队的大胆侦察,即用眼睛、耳朵、语言等获取有效的战术情报。尽管这种方式有些老套,但这依旧是战争中获取情报不可缺少的一种手段。美军对地面部队侦察在联合作战中的作用向来十分重视,他们的地面侦察主要是利用电子信号截获装置、战场监视雷达实施侦察和侦察支队、侦察队、侦察群及审俘队的抵近侦察,通过侦察、监听、记录、分析敌方的指挥系统,对目标进行精确测向和迅速定位,然后对敌方的兵力部署、阵地编成、重要军事设施(目标)的具体位置、数量和性质做出判断,以备战术指挥员及时调整作战计划。同样以海湾战争为例,当时美军派出了十几个侦察小组深入伊朗境内。侦察小组通过观察,获取了一系列宝贵的资料,从而弥补了卫星、航空照相的不足;获取了美军主力进攻轴线上的道路交通情况,从而采用大规模迂回包抄的战术进行攻击。

  虽然如今各种侦察技术和地面部队侦察力量在不断地发展改进,但也始终无法取代人力情报的作用——它能通过间谍活动获取一些具有极大价值的军事情报,而这是一般手段难以获取的。美军向来注重人力情报来源,在海湾战争之后,国防部向国会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强高技术侦察手段建设的报告,而且报告中明确指出,要加强人力情报的队伍建设。一方面,通过派遣大量特工人员,以多种身份进入敌国或者是作战区,了解敌方的一些情况,包括主要战略目标、地下军事设施、军事指挥和通讯中心、军界及其要员的主要活动情况等;另一方面,通过在外国设立的外交机构获取,利用工作便利广泛收集敌国在国际社会中的交往,而其真正目的自然是了解该国军事行动的情报。其实,在海湾战争中,美军就采取了人力情报侦察和高技术卫星侦察结合的手段,为美军制定突袭计划提供了可靠的依据。而在选定的900多个重要目标之中,仅错了2个,可见多种侦察手段相结合的准确性。

  在美军的认识中,反情报工作作为情报工作的一部分,应与整个情报工作相结合,因为每一次军事行动的成功与否都离不开可靠的情报和有效的反情报,即只有将这两种情报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才能保证行动的成功。

  反情报机构属于情报机构的一部分,服从相应情报机构的指挥,由情报支援系统的负责人统一进行协调,以确保情报支援能够及时得到反情报支援的配合。

  在美军的联合作战过程中,情报支援和电子战同步实施。美军的电子战部队都具有情报支援和电子干扰的能力。美军情报旅在装备了AN/TRQ-32、AN/TSQ-112等多种侦察设备的同时,又装备了AN/ALQ-150AN/MLQ-34等多种干扰设备,产生的功能强大,地面通信干扰能达到30公里的距离,地面通信和非通信截收距离为20公里,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空中通信和非通信的距离高达100公里。

  为了防止敌方通过侦察手段获取情报,美军强调,在进行情报支援的同时,要积极采取各种隐蔽措施保护情报资源。比如使用特种技术来控制发射、通信保密和行政保密,或者故意暴露等,用这些方法来保证情报支援的有效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美国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