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努尔哈赤战死之谜及立储君之谜?

努尔哈赤战死之谜及立储君之谜?

发布时间:2020-07-15 00:22:03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明朝末年,政治腐败,战火四起。明崇祯皇帝继位后,他也希望励精图治振兴大业,但一来积重难返,二来崇祯帝刚愎自用,不善用人,因此虽然他勤勉于政务,但仍然挽不回局势。与此同时,北方的女真族却日渐强大。满洲民族英雄努尔哈赤以十三副遗甲起兵,开疆拓土,统一了女真各部,并对中原大地虎视眈眈。

timg (1).jpg

  1626年正月,努尔哈赤见时机成熟,亲率八旗精锐西征,连续攻克了锦州、大小凌河、杏山、连山、塔山等,所向披靡,势不可挡,这更使努尔哈赤雄心勃勃。二月,清兵攻到宁远城下。当时明朝大将袁崇焕守城,守兵只有二万人。二十日,努尔哈赤命令攻城,袁崇焕命家丁罗立施发红夷大炮,击退敌人。后来清兵进抵城下,袁崇焕一面命士兵扔下棉油火把焚烧敌人战具,一面组织敢死队出城杀敌,击退清兵。二十一日,清军乘夜出击,但仍以失败告终。二十六日,清军被迫退兵。(《清朝史话》)同年八月,努尔哈赤死于距沈阳四十公里外的瑷鸡堡,终年六十八岁。关于努尔哈赤之死,众说纷纭,但都与宁远战役有关。

  据说,努尔哈赤在此役中中弹负伤,不治而亡。张岱的《袁崇焕列传》中说,大炮击中清军的黄龙幕,伤一裨王。《中国皇帝要录》、《历代帝王传记》等均持此说,认为努尔哈赤在此役中负重伤,于是撤回沈阳,不久病死。《明熹宗实录》中则写道,大炮击毙清军一大头目,清兵用红布包裹抬走,放声大哭。有人推测,死者就是努尔哈赤。

  而日本学者稻叶君山《清朝全史》引朝鲜人记载,有名叫韩爱的译官,被袁崇焕请到了宁远,亲眼见到清军被诱人外城。守城兵士先从城墙往下投掷矢石,又发地炮,杀得清兵人仰马翻,于是撤退。第二天,袁崇焕派使者献礼物给努尔哈赤,说:"老将久横天下,今日败于小子,岂非数耶?"努尔哈赤本已负重伤,见到礼物,又听到这些讥讽之语,于是愤怒而死。(《清代帝王后妃传》)依据清太祖武皇帝、高皇帝两朝实录,宁远之役,的确让努尔哈赤恼恨不已,但随后他仍在继续征战。六月,蒙古科尔沁部的台吉奥巴晋见时,努尔哈赤还亲率贝勒大臣出郊相迎十里,并对其说:"今尔我无恙,得相会足矣!"说明宁远之役并未受到重伤。

  也有史书说努尔哈赤是死于疽发背死。宁远兵败,使努尔哈赤精神上大受创伤。他对诸贝勒大臣说:"朕自二十五岁征伐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独宁远一城不能下耶!"(《三朝辽事实录》)他心情始终郁愤难平。又因长期鞍马劳累,且年事已高,于是积劳成疾。这年七月,身患毒疽,二十三日往清河汤泉疗养。八月初七,病情加重。十一日,乘船顺太子河而下,欲返沈阳,行至瑷鸡堡死去。(《清代皇帝传略》)努尔哈赤患的病叫"肉毒瘤",俗称"搭背疮",是老年人的危难大症,极难治愈。宁远兵败,努尔哈赤心怀愤恨,也是诱发此病的重要原因。

  大命十一年(1626年)正月努尔哈赤攻宁远兵败,满怀忿恨地撤离,月九日回到沈阳。此次战争之后,努尔哈赤的生命将要走到尽头,而他之死,宁远之败实是其诱因。

  宁远之战是后金与明交战以来,明廷第一次打了这样的大胜仗宁远大捷传到京师,举朝欢庆。兵部尚书王永光说∶"辽左发难,各城望风奔溃,八年来贼始一挫,乃知中国有人矣。"明熹宗也山衷地说∶"此七八年来所绝无,深足为封疆吐气。"宁远之战的胜利使明廷上下为之振奋,袁崇焕声威大震,被提升为右命都御史,受到熹宗玺书嘉奖。袁崇焕在敌强我弱、外援断绝的不利条件下.取得宁远之战的胜利,也算是一个奇迹。

  努尔哈赤宁远之败,首先是八旗兵不善攻坚,惯于旷野激战,,可是宁远之战却逼使后金兵弃长用短,打了一场艰难的攻坚战,其次是努尔哈赤又犯了骄兵必败的错误,以劳赴逸,以主为客,以箭制炮、最终败北。如后金谋臣刘学成所言∶"汗自取广宁以来.马步之兵三年未战,主将怠惰,兵无战心也。兼之车梯藤牌朽坏、器械无锋,及汗视宁远甚易,故天降劳苦于汗也。"宁远之战.对当时的局势影响是很大的。在后金方面,八旗军对明军产生畏惧心理,尤其是怯于攻坚战。在明朝方面,军威大振,破除了后金军不可战胜的畏惧心理。蒙古的察哈尔部和喀尔喀部误以为努尔哈赤全军覆没,更向明朝方面靠拢,接二连三地截杀后金使臣、与后金为敌。朝鲜国王在努尔哈赤宁远失败后.由表面上坐视两端的态度,转为公开支援明军,接济毛文龙军饷宁远之战后、后金的困难程度有所加深。努尔哈赤怀疑自已是不是思虑过多、身体倦惰,在信心不足中带有悲观情绪。为了掩饰宁远兵败的苦闷,他把将士的不满引向蒙古。他以蒙古背弃若"征明与之同征,和则与之同和" 的盟誓,兴师问罪。天命十一年(1626年)四月初四日,他亲自统率军队远征蒙古喀尔喀的炒花和巴林两部。此役对喀尔喀的打击是沉重的。炒花所遗人户"望西北而奔,以依虎酋(林丹汗)。奴得其部落、牲畜无算"《明史·鞑靶传》记载此役∶"大清兵袭破炒花,所部皆散亡。"努尔哈赤大胜而归。五月二十一日,蒙古科尔沁奥巴贝勒来沈阳,努尔哈赤出城10里开帐迎接。然而这些都未能排解努尔哈赤因宁远兵败而积郁在心头的痛苦。

  六月二十四日,努尔哈赤谕示诸子要相互和睦,坚持实行"八分"的分配原则,重申八贝勒"共治国政"的原则。这次谕示读来颇有遗嘱的味道,反映出努尔哈赤心神不宁,悲苦难言,既眷恋又厌政的复杂心态。

  努尔哈赤积郁成疾,七月二十三日病势加重,不得不去清河温泉疗养、努尔哈赤到清河后,在八月初一日,派遣阿敏贝勒持书祭拜堂子,乞求天神、祖宗保佑。祭文说∶"父,尔之子汗患疾,因设父像祭之。乞佑儿之病速愈,凡事皆蒙扶助。儿痊愈后,将于每月初一日祭祀弗替。傥若不愈我亦无可奈何。"" 阿敏念完祭文,杀牛、烧纸,祭祀神祇。但努尔哈赤的病情仍在加重。八月初六日,努尔哈赤急回沈阳,乘舟顺太子河而下,并传谕大福晋阿巴亥前来迎接,会于浑河。八月十一日到沈阳东40里的爱鸡堡时,背疽(皮肤上的毒疮)突然发作,医治无效,与世长辞,终年68岁。

  关于努尔哈赤之死,长期有一种说法∶攻宁远时,被炮击伤致死。此说不确,实因败后情志不舒,导致背发痈疽,不治而死。已为近年学者所证明。

  努尔哈赤是我国满族的民族英雄,是一位中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

  努尔哈赤从建州女真一小部落的酋长,弯弓射箭,经过36 年的征抚战争,统一了女真各部,结束了女真族内部长期分裂、动荡混乱的局面。在统一女真的过程中,以女真族为核心,吸收了部分汉族、蒙古族、朝鲜族等,形成了一个勇于进取、英勇善战的满族共同体,从而使女真社会进人了新的历史时期。

  努尔哈赤在女真族内部,逐步推行-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建都城.称汗王,定国政,明赏罚,创满文,建八旗,对巩固和发展后金政权起了重要作用努尔哈赤不畏强暴,坚决反对明王朝推行的民族压迫政策,他善于团结女真内部的力量,面对比自己强大的明王朝,却能以少胜多、以弱克强 在反对明王朝的军事战争中,审时度势、诱改深入、据险设伏、巧用疑兵、集中兵力、各个击破、用计行间、里应外合,创造出明清战争史上也是中国古代军事史上的诸多奇迹。他所缔造的八旗军,纪律严明,勇猛善战,如《清实录》中所赞誉的那样,"野战则克,攻城则取","立则不动摇,进则不回顾,威名震慑,莫与争锋"。

  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各部的战争中,能顺应女真社会的发展趋势,采取一些重大措施,发展生产。特别是进入辽沈地区后,为适应新的形势,实行"计丁授田",在土地所有制、生产关系和分配形式上都与以前的奴隶制不同,反映出封建生产方式的某些特征,促使女真社会由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变。

  当然,在肯定努尔哈赤实现女真诸部统一,促进满族共同体形成,实行女真社会改革等进步历史作用的同时,也要看到他的历史局限性。努尔哈赤最大的过失是在占据辽沈地区后,带着其氏族部落传统的原始意识,仍然将掠夺作为积聚财富和民族交往的主要手段。推行民族压迫政策,残酷地屠杀或抢掠。这种政策由于受到汉族人民的不断反抗和斗争,后又被迫进行调整,曲折而又缓慢地向适应汉族人民原有的封建制度方面发展。

  努尔哈赤--去世,关于汗位的继承人选问题,立即成为后金政局的焦点。

  努尔哈赤生前,曾指定八旗的四大贝勒为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皇太极.四小贝勒为阿济格、多尔衮多铎、济尔哈朗。阿敏和济尔哈朗为舒尔哈齐之子,不是努尔哈赤的直系,并曾参加过其父舒尔哈齐的分裂叛逃活动,一般来说,是不可能入选的。莽占尔泰性情粗野,他的生母继妃富察氏由于"窃藏金帛"被努尔哈赤废掉,莽占尔泰竟将其杀死,这件事在八旗贵族中产生了极坏的影响,因此,他自然不会被拥立为汗。四小贝勒中只有阿济格崭露头角,而多尔衮当时仅15岁,多铎只有13岁,皆未成年、在政治上还不可能独立。但阿济格、多尔衮、多铎三兄弟的生母、是皇太极生母叶赫纳喇氏死后努尔哈赤继立的大妃乌喇纳喇氏,这母子四人在八旗贵族中是不可轻视的一支势力。这样一来,汗位竞争者自然是皇太极、代善和纳喇氏所出诸子。其中多尔衮的可能性最大,因受努尔哈赤偏爱,多尔衮、多铎领有正自、镶白二旗,又有其正当盛年的生母控制于上,势力强大。这自然为各大贝勒所难容。所以努尔哈赤尸骨未寒,诸大贝勒为了"防患于未然",以努尔哈赤"遗言"为由,导演了一起逼迫乌喇纳喇氏为努尔哈赤殉葬的悲剧。

  八月十二日,即努尔哈赤去世的第二天,诸贝勒借口努尔哈赤生前曾有遗言,逼令乌喇纳喇氏殉死,对此《清太祖武皇帝实录》记载如下∶帝后原系夜黑国主杨机奴贝勒女,崩后复立兀喇国满泰贝勒女为后,饶丰姿,然心怀嫉妒,每致帝不悦,虽有机变,终为帝之明所制,,留之恐后为国乱,预遗言于诸王曰∶"俟吾终必令殉之。"诸王以帝遗言告后,后支吾不从,诸王曰∶"先帝有命,虽欲不从不可得也。"后遂服礼衣,尽以珠宝饰之,哀谓诸王曰∶"吾自十二岁事先帝,丰衣美食,已二十六年、吾不忍离,故相从于地下。吾二幼子多儿哄、多躲,当恩养之"者王泣而对曰∶"二幼弟吾等若不恩养,是忘父也、岂有不恩养之理!"于是,后于十二日辛亥辰时自尽,寿三十七,7乃与旁同柩,巳时出宫,安厝于沈阳城内西北角。又有二妃阿迹根、代因扎亦殉之,1由此可知,年仅37岁的乌喇纳喇氏正当盛年,又有两个幼子、无论如何是不愿殉葬的,而诸王以先帝"遗命"逼迫其殉葬。那么,所谓的先帝"遗命"是诸王捏造的吗?诚然,,女真族是有殉葬习俗的一般情况下夫死,妻妾有为夫殉葬的,但并非所有的家庭都如此,而且多是小妾随夫殉葬。正妻、福晋以身殉葬并不多见,特别是乌喇纳喇氏尚须抚育幼子,一般来说,不会让她去殉葬。从史料看,却有"逼殉"的意思。但如一些学者所证,一定是逼殉,也未必如此肯定。以努尔哈赤开国创业之功,用一个地位高的大妃来殉葬,陪侍努尔哈赤,也是可能的。总之,大福晋乌喇纳喇氏做了牺牲品,但与汗位争夺扯到一起,并无可靠证据。乌喇纳喇氏死后,多尔衮与多铎年幼,失去靠山,无力争夺汗位,这一后果,也是不争的事实。汗位的继承主要是在皇太极与代善两人之间选出一个。

  在褚英被处死、代善失宠后,努尔哈赤不再指定继承人,尤其没有留遗嘱,故引发后人的种种猜测,把汗位的继承看成是一场激烈的争夺。其实,努尔哈赤去世前一年中,一再阐明继承人的条件,让他的诸子互相推选。所以,皇太极与代善继承汗位问题,应该说,是通过个人条件的比较,由众兄弟子侄共同推选决定的。但在推选过程中,充满了矛盾和斗争,也是很自然的。在乌喇纳喇氏殉葬的第二天,选择汗位继承人的活动就开始了。首先是代善长子贝勒岳托和三子萨哈廉兄弟向代善提议∶"国不可一1无君,宜早定大计。四大贝勒(皇太极)才德冠世,深先帝圣心.众皆悦服,当速继大位。" 代善自知已不是皂太极的对手,尤意与其争位,马上表示∶"此吾夙心也,汝等之言,天人允协.其谁不从。"他先去找阿敏、莽古尔泰商量,他们表示同意.随后又与阿巴泰、德格类、济尔哈朗、阿济格、多尔衮、多铎、杜度、硕托、蒙格等集议,一致赞同这个意见。事实表明,皇太极以才'德与卓著的军功,加之35岁的盛年期,终于赢得了众兄弟子作的一·致拥戴。于是,共同起草了一份劝进书,劝皇太极继位 皇太极便推辞说∶皇考无立我为君之命,我宁不畏皇考乎?且舍诸兄而嗣位、我又畏上天。况嗣大位为君,则上敬诸兄,下爱子弟,国政心勒理,赏罚必悉当,爱养百姓,举行善政,其事诚难。皇太极所说这段话,的确是他的心里话,父亲生前无立他为君之命,又忧心诸兄弟是否诚心拥戴他继位,所以推辞再三。代善、阿敏、芥占尔泰及众贝勒再三说∶"国岂可无君,众议已定,请勿固辞"从卯时一直僵持到申时,最后皇太极终于接受,于天命十一年((1626年)九月一日正式即汗位。这一推选过程,体现了女真族原始民主制尚存残余,就是说,遵循了民族的古老传统,也符合努尔哈赤生前所主"推选"的本意。应该承认,皇太极之即位、主要动力是诸兄弟子侄推选,不完全是个人争来的。

  这一大.皇太极举行了庄严的即位典礼。皇太极率领诸贝勒、人臣焚香告天,群臣行九拜礼,诏以明年改元为天聪元年,大赦国中自死罪以下罪犯。第二天,皇太极"欲诸贝勒共循礼义,行让道、君臣交做",率诸贝勒、大臣向天地盟誓。皇太极对大盟誓H∶"谨告于皇大后土,今我诸兄弟子侄,以国家人民之重,推我为君.敬绍皇考之业,钦承皇考之心。我若不敬兄长,不爱子弟,不行正道,明知非义之事而故为之;兄弟子侄微有过愆,遂削夺皇考所予户I1,或贬或诛,天地鉴谴,夺其寿算。"接着代善、阿敏、莽古尔泰率诸兄弟子侄也盟誓∶"我等兄弟子侄,询谋命同,奉皇帝、缵承皇考基业,嗣登大位,宗社式凭,臣民倚赖,如有金王,心怀嫉妒,将不利于上者,天地谴责之,夺其寿算。"最后,皇太极感谢代善、阿敏、莽占尔泰三大贝勒的拥戴,对三大贝勒,因"初登宸极,不遽以臣礼待之"皇太极率诸贝勒举行向天地盟誓的活动、无疑是表明∶即位以后,将遵守努尔哈赤制定的八和硕贝勒"共治国政"的制度,敬兄长,爱子弟,汗与诸贝勒是平等关系,同时众贝勒也要效忠于新汗。

  皇太极继位,既表明了八和硕贝勒"共治国政"的政治体制得以保存,也反映了皇太极在本族中的强大势力。但随着后金国社会生活、政治体制的不断"汉化",后金统治集团为了适应新的形势,尤其是对明斗争的需要,必须加强汗的权力。皇太极在满汉群臣的支持下,以明朝封建专制主义君主制度为模式,加强了自身的政治权力,其代价必然是对满族贵族势力的削弱和对原八和硕贝勒共议国政体制的变革。

  努尔哈赤在宁远之役受挫,忧郁而死。他死后第二年,皇太极由广宁进兵围攻宁远,实现了其父亲没有实现的遗愿。

  努尔哈赤死后,被他的后代奉为太祖,谥号武皇帝,康熙元年(1662年)改谥号为高皇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清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