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康熙八阿哥允裸下场之谜

康熙八阿哥允裸下场之谜

发布时间:2020-07-21 00:56:46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康熙晚年,在争夺储位的诸皇子中,以八阿哥允裸一党声势最强大,除了皇子允褪、允糖、允视等外,满大臣有佟国维、马齐、鄂伦岱、揆叙等,汉大臣有王鸿绪等。让人们感到不解的,拥立雍正的是隆科多,而隆科多却是佟国维的儿子,鄂伦岱又是佟国维的侄子,可见满大臣中,父子也各自一派。而允裸又很有笼络能力,康熙在位时,上谕中也说∶"乃若八阿哥之为人,诸臣奏称其贤。裕亲王(圣祖之兄)存日,亦曾奏言∶'八阿哥心性好,不务矜夸。'"允仍第一次被废黜后,允裸便妄自尊大,以东宫自居,后来更广结党羽,收纳九流术士,藏于家中的密室,因而引起康熙的憎恶,晚年甚至说过""朕与允裸父子之恩绝矣"的话。又说"此人之险,实百倍于二阿哥(允仍)也"。这是康熙鉴于允初的覆辙,欲以此杜绝允裸的妄想之念。

康熙八阿哥允裸下场之谜

  虽然如此,在康熙病危时,仍将允撰、允被等诸皇子召来,同受末命(帝王的遗嘱)。雍正即位,立即命令允裸、允祥(世宗党羽)、马齐、隆科多四人总理事务,后又封允裸为亲王。按照孟森的说法,夺嫡(嫡指允祇)之谋,实出于允裸,与雍正无干系。雍正登位,实是坐收鹞蚌相争的渔翁之利,"《清史稿·允裸传》于雍正初插入数语云∶'皇太子允祸之废也,允裸谋继立,世宗深憾之,允裸亦知世宗憾之深也,居常怏怏。'以此领起下文渐渐得罪。此实望文生义……盖雍正间之戮辱诸弟,与康熙间夺嫡案,事不相关。"(《明清史讲义》下册)有人认为雍正封允裸为亲王,这是一种权术,因为雍正知道自己的皇位并非通过正常途径而取得,这时刚刚即位,脚跟没有站稳,不能树敌太多。但在当初允裸积极策划夺嫡过程中,雍正看在眼里,难道心如枯井?雍正自我衡量,何尝不具备皇太子条件?允裸之母出身微贱,雍正就要比他优越。所以《清史稿》这样叙述,倒是很得要领,符合双方心理发展的过程。

  雍正即位,对诸兄弟便有君臣之分。如果这时允裸能够顺从效忠,甘心臣服,那么,雍正或许还能放过他。其登基后颁诏大赦有∶之昆弟子侄甚多,惟思一体相关,敦睦罔替,共享升平之福,永图磐石之安。"这话也是半虚半实,并非完全是门面话。

  可是允裸不是这种人。一个野心如此膨胀的人,怎么会就此服帖?当允撰封亲王时,他却向致贺者说∶"何喜之有,不知死在何日?"《永宪录》也说∶"其封王时,妻家为伊贺喜,乃云我头不知落于何时?"说明允裸对自己未来的命运已有充分的估计,同时也流露出他对雍正的敌对情绪。允裸是失败者,他对胜利者有这种情绪,也是很自然的逻辑,恰好又碰上雍正这样一个阴鸯的皇帝。当雍正即位后,允裸之党允视(康熙第十子)在张家口,私行禳祷,疏文内连书"雍正新君",这话也不算悖逆,雍正知道后,便斥为不敬,兵部随即劾奏。这时允裸尚未受处分,雍正便命允裸议其罪,乃夺允视王爵,押到京师拘禁。雍正之所以命允裸议允栈之罪,正是杀鸡给猴看。雍正二年,上谕中即斥允裸素来狡诈,怀挟私心,"凡事欲激朕怒以治其罪,加朕以不命之名"。又说∶"每事烦扰朕之心思,阻挠朕之政事,惑乱众心,专欲激朕杀人。"雍正这些话,一半是伏笔,一半也是事实。当时允裸等的言行,必有使雍正难堪之处。康熙在畅春园病重时,允裸等都在场,即使康熙果真属意于雍正的承统,但其中也定有复杂曲折的细节,允裸只要将其中那些隐私向外张扬渲染,对雍正自然大为不利,用雍正的话来说,便是"专欲激朕杀人"了。

  宗人府为此主张削夺允裸爵位,但雍正还是隐忍着。

  雍正三年,雍正召集王公大臣等,先谕示允裸、允裙等的罪状,但因他存心"宽大",务欲保全骨肉。阿灵阿、鄂伦岱二人原系允裸等的党首,罪恶极重,因为是国戚,从宽发往奉天。这是一个信号。

  雍正四年(1726年)正月,雍正在西暖阁,召诸王大臣宣布允裸、允糖罪状,大意是∶三年以来,宗人府及诸大臣劾奏的极为繁多,世宗百端容忍。圣祖在世时,允裸竞将圣祖御批烧毁,外间还有"十月作乱,八佛被囚,军民怨新主"的谣言,并在各处张贴妖言,"内云灾祸下降,不信者即被瘟疫吐血而死等语",这些显然是允裸等人捏造出来的。谕中又有这样的话∶"及看守之日,向太监云∶我向来每餐只饭一碗,今加二碗,我所断不愿全尸,必见杀而后已。"(见《永宪录》)可见这时允裸已被拘禁,他自己知道不可能"全尸"而终了。

  最后,上谕以允裸断不可再留于宗室之内,革去他的黄带子,改为民王。后又削去王爵,交宗人府圈禁于高墙。宗人府请更名编人佐领,允裸改名阿其那,子弘旺改菩萨保。允裸之妻也被革去福晋尊号,逐还外家,另给屋数间居住,严加看守。

  允裸妻的母亲是安郡王岳乐之女,允裸妻本人又很专横,据道然口供,允裸"府中之事,俱是福金(即福晋)做主,允裸实为福金所制"。这也是她为雍正所斥逐的原因。

  九月,允裸患呕吐,不久死于禁所。诸王大臣仍请戮尸,雍正不答应。

  据《永宪录》,塞思黑允糖死于保定,可能是李线害死。大约在十天后,允裸也死了,估计允裸也死在保定一带,前人已猜测非正常死亡。

  2雍正称帝后,之所以不急于收拾允裸、允裙,原因是想把他们的罪状逐渐暴露,让人们知道两人罪有应得,而使自己不负杀弟之名,上谕中即说∶"但伊等种种恶逆,中外及八旗军民人等尚未遍知,故将此辈奸恶不忠不孝大罪备悉言之,使知此辈正法亦属当然,即朕姑留之,亦不过数名死人耳。尔等谨记此旨,录出传与京城内外八旗军民人等一体知之。"(《永宪录》)雍正的用心正在于此。

  这是允裸、允裙还活着时说的。到了雍正五年四月,又说∶"朕只论阿其那、塞思黑有可诛之罪,有必当诛之理,而断不避诛阿其那、塞思黑之名也。"这时距允裸、允糖囚死已一年多,而雍正还在算旧账,可见对二人仇恨之深,也说明了雍正本人胸襟之狭窄。

  乾隆四十三年正月,乾隆谕云∶就允裸、允裙心术而论,觊觎窥窃,诚所不免,及皇考绍登大宝,怨尤诽谤,亦情事所有(都说得十分婉转),特未有显然悖逆之迹,皇考晚年意颇悔之。"朕今临御四十三年矣,此事重大,朕若不言,后世子孙无敢言者。允裸、允裙仍复原名,收入玉牒,子孙一并叙入。"可见乾隆对他父亲当日骨肉相残的举措,也未必赞同,"朕若不言,后世子孙无敢言者"二句尤其恳切,这样的定论,除了皇帝,谁敢放言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清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