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康熙九阿哥允裙下场之谜

康熙九阿哥允裙下场之谜

发布时间:2020-07-21 00:59:35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允裙,康熙第九子,封贝子,其母宜妃郭络罗氏。

  允糖起先并不想夺储位,只想过奢靡淫逸的大少爷生活,根据《文献丛编》第一辑穆景(经)远、道然等供词,及王氏《东华录》,后人略可窥见这位九皇子的人品和性格。

  他是一个无才无识、糊涂不堪、只图受用、好酒色的人。允裸也知道允裙是庸才。允裙曾向秦道然说∶当日妃娘娘怀娠之日,病中似梦非梦,见正武菩萨赐以红饼,状如日轮,一吃就病愈胎安。又说他幼时耳患疮毒,已经昏迷,忽闻一声大响,见殿梁间全甲神围满,病就好了,"这俱像是我的瑞兆",他却"心甚淡"。

  太后生病时,穆景远听得允裙眼皮往上动,说是得了痰火病,穆看出不像真病,允糖说∶"外面的人都说我和八爷、十四爷三个人里头,有一个立皇太子,大约在我的身上居多些。我不愿坐天下,所以我装了病,成了废人就罢了。"康熙对允糖、允榄只封贝子,允裙心怀怨恨,又假装疯痰。允裸病愈后,允裙还教他拿拐棍子,仍旧装病。从这些情节上,也可看出这位九皇子的平常素质了。

  这人又好财好色,曾与手下的心腹合谋,索诈永福银三十万两。又叫永寿之妻为干女儿,向永寿索取八万两。对河南知府李廷臣,连一百二十两都要索。所以就这样他拥有银四十余万两,田产房屋值三十余万两。他因此成为允裸等钱财上的靠山。允榄出兵时,允裙便送给他银三四万两。

  允糖的心腹何玉柱第一次到江南,在苏州买一女子进给允裙。第二次到江南时,就带了十多个,说是扬州安二送给允糖学戏的。更荒唐的是,何玉柱竞假扮新郎,骗去良家女子。

  不过,这在上层社会的八旗子弟中,也是普遍的现象,何况皇帝的儿子。后来允裙成为雍正的仇敌,这才获罪。

  雍正元年(1723年),雍正将允裙发往西宁(今属青海),允糖对穆景远说∶越远越好。意思是,远了就任凭他做了。

  雍正听到允裙纵容家人在西宁骚扰生事,特派都统楚宗前往约束。楚宗宣读圣旨时,允糖并未迎接跪听,只是安居卧室,还说∶"上责我皆是,我复何言?我行将出家离世!"同时,他又用金钱收买人心,所以地方上都称他九王爷。雍正于是下文陕西督抚,以后仍有称九王爷的,将从重治罪。

  这时皇十子允戒也已被拘禁在京师,家中曾被抄过,抄出了允糖一个帖子。允糖在家时,曾和允榄说定,彼此往来的帖子都要烧掉。他给允视的帖子,本来叮嘱看完后就焚烧,为何留下未烧毁,因而他很抱怨允视。允祺在寄允视信中,曾有"事机已失"之语。

  雍正四年,又查出允裙的门下亲信毛太、佟保将编造字样的书信,缝于骡夫衣袜之内,寄往西宁,被九门捕役拿获(这说明允裤的亲信们行动已为当时雍正的治安人员控制)。而这些字迹又很怪异,有类似西洋字,问了西洋人,都说不认识,简直成密码了。又问允糖之子弘肠,说是去年佟保来京时,寄来他父亲格子一张,令弘肠照样学习缮写,弘肠便向佟保学会,照样写信寄往西宁,雍正上谕中斥为"敌国奸细之行"。又说∶"前朕见允裙诸子中,惟弘肠尚觉老实,故留京料理伊之家务,不料其诡谲亦如此。"弘肠写给允糖信中,还"称伊父之言为旨意"。(《清史稿·皇子世表》)允裙名下的儿子仅列弘最,并说"允搪第一子",则弘肠于事后已被除名了。

  仅从以上这些事迹看,已可看出允裸一党对太子位的争夺,处心积虑,蓄谋已久,而对雍正完全处于敌对地位。允祷胸无大志,不想做皇帝是事实,在他的欲望中,未来的皇帝,不是八爷允裸,便是十四爷允榄,后来皇位为雍正占有,既大出他意外,又恨之入骨,因而更激起雍正的仇恨。雍正登位后,起先还想用软化手段收笼他们,同时也一直警惕着提防着,他知道他们不会就此就范的。总而言之,雍正兄弟之间这场狠毒无情的斗争,是注定的,无法避免的。对允裸、允裙来说,也是横下了破罐子破摔的心,不存在侥幸的念头。

  允裙最后是如何下场?这也成了后人难破解的一大谜案。雍正四年四月,雍正命都统楚仲(宗)、侍卫胡什里押解允糖从西安到京城。五月十一日,侍卫纳苏图来到保定,口传上谕,命直隶总督李级,将允裙留住保定,李级即于总督衙门前预备小房三间,四面加砌墙垣,另设转桶,传进饮食,并派官员和兵役轮番密守。后来李级奏折中有这样的话∶"至于'便宜行事',臣并无此语。原谓饮食日用,待以罪人之例,俱出臣等执法,非敢谓别有揣摩。臣覆奏折内,亦并无此意也。"六月二十七日,李级奏折中说∶"虽皇上更有宽大之恩,亦非臣民所愿,岂敢失于宽纵?"雍正朱批云∶"凡有形迹,有意之举,万万使不得,但严待听其自为,朕自有道理,至嘱至嘱,必奉朕谕而行,干系甚巨。"君臣密札何等如此诡秘。

  后来允糖病危,李发又向雍正奏报,并已预各好衣衾棺木,雍正批曰∶"朕不料其即如此,盖罪恶多端,难逃冥诛之所致。……如有至塞思黑灵前门首哭泣叹息者,即便拿问,审究其来历,密以奏闻。"到八月二十七日允裙终于死去。据李发说∶"今已逾七日,不但无有哭泣叹息之人,亦绝无一人到塞思黑门前。"一旦沦为罪人,而身后凄惨如此。

  后来雍正召集诸王大臣告谕说∶所谓"便宜行事"之语,已在李级奏折中朱批严饬。李级奏称,并无此语。这事情应该可以了结了。

  可是到了雍正七年十月,李级因他案被雍正召入,当面斥责说∶李级奏报允糖病故后,"而奸邪党与极庸愚无知之人,遂有朕授意于李发而戕害塞思黑之诬语。今李线在此,试问朕首有示意之处否乎?在塞思黑之罪,原无可赦之理……·而李发并不将塞思黑自伏冥诛之处,明白于众,以致匪党之疑议,则李级能辞其过乎?"关于允糖到保定后直至死亡的过程,李发原是频频向雍正奏报,但当时是在高度保密中上报的。允糖死后,钦差尚书法海将其妻子家属从西宁带往保定,雍正即严嘱李级∶"此事你总莫管,任法海为之。"那么,允糖即使是病死的,李发也不敢将这消息任意公布于世。他当然会考虑到,如未经雍正允许,必将受到重罚。

  允裙是否因雍正授意而被李线害死,这一时无法断言,但当时社会上有此广泛传说,则是事实,雍正自己也明言之,为民息谤,只好一股脑儿推到李级头上。当时刑部严审李发后,奏请治罪,雍正却从宽了之。到康熙时,李级以内阁学士致仕,可见李级处理允糖之死并没有什么过错。孟森《清世宗人承大统考实》末说∶"屠弟一款,尤为世宗所自称不辩亦不受者。夫不辩是否即受,论者可自得之。"此语说得很好也很妙。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清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