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明朝历史 > 明末女真分合之势

明末女真分合之势

发布时间:2020-08-08 23:09:53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建州女真自成化年间遭受明与朝鲜的军事打击后,约有60余年保持安定,向明廷定期朝贡。嘉靖朝以来,建州女真复兴,频频犯边。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发生了建州女真赵那磕入扰凤凰城,袭击爱阳堡的事件。这次扰边的原因,是由于建州女真持有敕书却不能朝贡贸易,被阻关外引发的。

明末女真分合之势

        "因入贡时,近夷恃强先至尽数入关,赵那磕等地远稍迟,关将每以额满阻去,间有入者,所得赐予,归途复为近夷所掠"。因此引起建州女真赵那磕等的不满。该年十一月,建州铁骑突袭凤凰城,杀死明守备李汉、指挥佟恩等。建州铁骑所到之地"卤掠无算"。同年,建州女真又犯爱阳堡,"掳去军人不知其数,沿边三四堡皆空"。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建州女真又犯汤站堡,"副总兵九聚追之未及,而指挥孙腾武死焉"。翌年(1544年),建州李撒赤哈掠鸦鹘关、石咀儿等处。明都指挥康云"乘醉出堡与战",结果战死。千总都指挥赵奇、佟勋及把总王镇"往救,皆死之"。是役,明军死者80人,被创者160余人。明廷为了防御建州女真的"寇边",于嘉靖四十三年(1.564年)从爱阳堡向南展修边墙,筑险山堡和宁东堡。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在鸭绿江西岸筑九连城(今丹东市北郊),以防御建州女真。

  当时.建州女真巨酋王杲在浑河流域崛起。明辽东总兵李成梁以重兵讨伐王杲。王杲死后,建州女真另一首领王兀堂在婆猪江流域崛起。他自称建州右卫首领。"当是时,东夷自抚顺、开原而北属海西,王台制之;自清河以南,抵鸭绿江者属建州者,兀堂亦制之"万历元年(1573年),辽东总兵李成梁乘败王杲之际,"展筑宽奠等六堡,其地北界王杲,东邻兀堂",严重地侵害了建州女真的利益。从此,王兀堂等不断盗边抢掠。万历四年(1576年),御史张学颜根据王兀堂等的要求,在清河、爱阳、宽奠肝市"易盐米布匹",开市一举两得,"于东夷便,边人亦便"。当时,"从开原而抚河、宽奠,皆有关市,诸夷颇称宁懿"。可是,万历六年(1578年)七月,明参将徐国辅之弟徐国臣及苍头军刘佐等把持市易,压抑市价,"强将市夷榜掠之数十,几死,以故诸市夷怀忿,欲极之怨"。于是,王兀堂、赵锁罗骨等又率众犯边。万历八年(1580年)二月,王兀堂等"连进犯爱阳、宽甸、永甸等地",总兵李成梁率明军"却敌追奔出塞可二百余里,至鸭儿匿得虏级七百五十四"而归。是年十月,王兀堂又从林刚谷人犯,副总兵姚大节督兵击退。王兀堂等"并遁伏,建州部益弱"。建州女真王兀堂和明的战争,纯属明朝欺压建州女真所引起的。

  海西女真的主体部分,主要分布于以忽剌温江(今黑龙江省呼兰河)为中心的松花江下游地区。15世纪末至16世纪初,分布于忽剌温江流域及其以东地区的海西塔山左卫、塔鲁木卫及弗提卫的一支、先后向南迁徙。在南迁过程中,塔山左卫等三卫不断发展壮大,于16世纪30年代至70年代,先后定居于辽河游至松花江上游之间,形成了哈达、乌拉、叶赫、辉发等四部,结成以原塔山左卫为核心的纳喇姓的扈伦联盟,是与建州女真联盟抗衡角逐最为激烈的两大集团,是推进女真族走向统一的积极力量、也是满族共同体的重要组成部分。

  海西女真在正统十四年(1449年)的"土木堡之变"后,遭受蒙占的蹂躏.损失惨重,各部逐渐南迁,对明朝定期朝贡,很少犯边,到正德年间犯边阻贡的事件屡有发生。明朝政府派遣兵部右侍郎石珍到辽东进行招抚工作,各关对"人贡诸夷常额外斟酌验放".又暂时地恢复了定期的正常朝贡。在这一过程中,强部豪酋有速长加及其子祝孔革、速黑忒及其子王忠。

  速长加,又写作奇里哈尼,成化年间袭塔鲁木卫指挥金事,为叶赫部的先世。据《清太祖武皇帝实录》载∶叶赫"始祖胜根打喇汉、生石儿刻命刚兔,石儿刻命刚兔生奇里哈尼,奇里哈尼生出空格、出空格生太杵,太杵生二子,长名卿家奴,次名杨机奴,兄弟征服诸部,各居一城"。速长加居季勒寨,正德初年,因速长加"数盗边,枭斩开原市"。其子出空格,又写作竹孔革、祝孔革,袭职后.控制敕书达700多道。正德八年(1513年),他同海西酋加哈义盗边,"阻朝贡,旋就抚,以祝孔革为都督"。

  速黑忒.又写作克世纳都督。其世系源流,弘治年间为塔山前卫的首领,《清太祖武皇帝实录》载∶"哈达国汗姓纳喇,名万,本胡笼族也。后因住哈达处,故名哈达,乃兀喇(乌拉)部辙辙木之子,纳奇卜禄第上代孙也其祖克世纳都督被族人八太打喇汉所杀,万遂逃往什白部瑞哈城。"I这里提到的克世纳,明代文献写作速黑心,为乌拉的先世。其居地,《明实录》载∶"居松花江,距开原四育余里,为迤北江上诸夷入贡之必由之路。"据地望可定,此地系松花江饮马河入江1口1一带,这一地区,为以北江上诸夷入贡必由之路。据《明实录》记载,速黑忒始见于弘治十五年(1502年),同书是年十一月壬辰条载∶"塔山前等卫女直指挥速黑忒等各来贡,赐宴并彩段衣服等物有差。"速黑忒居"迤北江上诸夷入贡必由之路",开始控制海西女真部分敕书。速黑忒"虽号雄强,,颇畏法度,彼处头目亦皆慑伏"。他约束海西诸部,忠顺明朝。当时有开原城外"山贼"猛克,"常邀各夷归路夺其赏.速黑忒杀之",明廷以"有功"授左都督,世宗皇帝诏赐"狮子、彩币一袭,金带、大帽各一"以示嘉奖。速黑忒借助明廷的支持"人马强盛,诸部畏之""。嘉靖十二年(1533年),因部内叛乱,被杀害继速黑忒之后称雄诸部的是其子王忠及王忠侄王台。王忠,清代文献称旺住外兰;王台称为万。据记载∶哈达国万汗,姓纳喇,其国原名扈伦,后建国于哈达也,因名哈达,乃乌喇贝勒始祖纳齐卜禄七代孙也。其祖先克习讷都督,为族人巴代达尔汉所害,万奔席北部相近之绥哈城居焉。其叔旺住外兰奔哈达,主其部落。后哈达人叛,旺住外兰破杀,其子博尔坤舍进杀其人以报父仇。至绥哈城迎兄万、为部主……万汗卒,子扈尔干继之,立八月卒,弟康古鲁继之;康古鲁卒,弟孟格布禄继之,至是乃亡。】代文献称力为王台,肚住外兰为王忠,这种称呼显然是汉姓。《清史稿》本传解释∶"台"、"万"音近,而王字的来历是"明于东边酋长称汗者,皆译为王某",所以称王台。据《开原图说》载∶忠自嘉靖初、始从混同江上建寨于靖安堡边外七十里,地名亦赤哈答,以便贡市。亦赤哈答在开原东南,故开原呼为南关也。"这是记载南关史料中最具体的史料。作者冯瑷曾任开原参政.此书系其在任期间,利用当地所藏图书编纂的。应该说可信度很高。速黑忒被杀后,王忠"逃至哈达部为酋长"。王忠由松花江畔乌拉部至哈达部应为嘉靖十二年(1533年)、十三年前后。检索《明实录》发现,,关于王忠的最后记载是嘉靖三十年(1551年)。同年七月辛卯∶"王中(忠)等二十八人入奏,请升袭都督、都指挥等职,许之。"王台最早见于《明实录》是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是年五月己未,"海西夷都督王台等执柴河堡盗边夷酋台州等所掠来献"。由此可以断定∶王忠被杀,王台继为哈达部主,应在嘉靖三十年至三十七年之间。王忠、王台时,如明人冯瑷所说∶"兵力强盛,东夷自海西、建州,一百八十二卫、二十所、五十六站,,皆听其约束。"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朵颜部蒙古欲行犯边,王忠获悉,通报明廷,明廷派兵击杀朵颜蒙古诸部400余人。由于王忠"侦报虏情功",明廷令他约束各部女真入贡,并升为都督。"东夷诸种无不受其约束者,无论近边各卫站、岁修职贡,惟中(忠)为政。"当时,敢与王忠争雄者、惟叶赫部的祝孔革。祝孔革对明廷贡犯无常,王忠受明之命,"执而戮之,夺其贡敕及季勒寨"。朝廷赞赏王忠"甚恭顺",一时辽东沿边"无一夷敢犯居民者,皆忠之力也"。王忠凭借着控制贡路,集海西诸部敕书于一身,向明朝贡。又凭借明廷的势力,约束各部,成为女真之长。王忠死后,王台继承叔志,为哈达部主,仍称雄女真各部。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柴河堡女真头目台州"盗边",王台率部执台州及所掠,献给明廷,世宗皇帝"嘉其忠顺"1。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三月,"开原边外夷人忽失塔盗边",王台率兵擒之,明廷令"抚臣犒赏"。由于王台为明守边"恭谨",当时"建州王杲、王兀堂、忙子胜、李奴才,毛怜李碗刀及祝孔革子逞加奴、仰加奴诸酋,尽服从台"。万历初年,建州女真首领王杲与明边官不合,经常犯边。王台"惟恐王杲剽桀至背逆汉",将王杲所掠的"苍头军八十四人"以及杀害边官的女真人兀黑执送边关。万历三年(1575年),王台缚送王杲及家属27人至明关。明廷以其"忠顺可嘉,令加勋衔"。明廷依王台为肩背,用以分建州与西部蒙古的联合,对王台的忠顺给予鼓励。王台最强盛时,所辖地域,"东尽灰扒、兀喇等江,南尽清河、建州,北尽仰逞二奴,延袤几千里"。其兴盛达到极点,同时也是走向衰落的转折点。王台晚年,贪婪无厌,上下"贿赂公行,是非颠倒",凡有词讼以赂金多寡为是非曲直的标准。于是"上既贪婪,下亦效尤,凡差遣人役,侵渔诸部",,以致民不堪命.怨声载道。王台利令智昏,一意孤行,"不察民隐,惟听谮言"1、其部属多叛投叶赫,先附诸部皆纷纷离他而去。所创基业自毁之。最后众叛亲离,忧愤而死。王台卒,子扈尔干继之,北关叶赫"日以争敕构兵"。不久扈尔干死,其子歹商幼弱,由叔康占鲁继之;康古鲁卒,弟孟格布禄继之。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为努尔哈赤所灭。

  I忠、王台叔侄称雄女真各部长达40年之久,是明初以来从来没有过的。这是女真族统一的历史发展趋势的一个里程碑嘉靖中叶至万历十年(1582年)40年间,女真巨酋速黑忒、祝孔革、王忠、王台、王杲、王兀堂等先后崛起。其部均曾在一时之间约束许多女真部落,具有部落联盟的性质。尤其是哈达部王忠、王台叔侄,称雄诸部长达40年之久,依托明廷的支持,凭借控制开原广顺关(南关)贡道,从中获利,号令海西、建州女真各部,显示出女真族正走向统一的历史发展趋势。女真诸部的领袖们迅速崛起,如同夜空中的流星,闪耀了一下,便相继消失了.特别是王台之死,标志着女真群雄并起的时代业已结束,而女真统一的历史使命落在了努尔哈赤的肩上。王台死后的第二年,即万历十一年(1583年),努尔哈赤起兵,揭开了女真统一的序幕。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明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