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努尔哈赤起兵创业

努尔哈赤起兵创业

发布时间:2020-08-08 23:19:37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努尔哈赤出生在建州女真苏克苏浒部赫图阿拉努尔哈赤出生的时候,大明帝国已走出了繁荣期,像一座倾斜的大厦,岌岌乎将要倒塌。早在朱元璋登上皇帝位第二年(1369年)的九月初八这一天,就曾谆谆告诫皇太子朱标∶"自古帝王以天下为忧者、唯有创业之君、中兴之主及守成贤君能作到,那些寻常之君,不以天下之忧为忧,反以天下为乐,国亡自此而始。"洪武、永乐二帝"以天下之忧为忧",为使大明江山永固,励精图治,国势强盛。至宣德朝时,从中央到地方仓储非常充裕。据《明史·食货志》记载∶"是时,宇内富庶,赋入盈羡,米粟自输京师百万石外,府县仓廪蓄积甚丰,至红腐不可食"。所以,谷应泰就称"明有仁、宣,犹周有成、康,汉有文、景"。

努尔哈赤起兵创业

     明太祖、太宗至仁宗、宣宗总计六七十年间,大明帝国呈现出繁荣的景象。但是,至英宗正统年间,以"土木堡之变"为标志,开始走向衰落,,明初所潜在的各种矛盾逐渐显露并恶化。皇室、勋贵、官僚地主竞相肆意兼并土地,造成数以万计的农民背离土地,流徙他乡,形成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流民运动"。流民运动更加深了明朝统治的危机,宦官专权乱政,朝廷政令不通,政治日趋腐败;皇室、勋贵统治集团奢侈糜烂,挥霍无度,财政危机日益严重;明初以来的卫所军制也趋于败坏。然而,最为严重的统治危机还是在嘉靖朝这个以"外藩"人继大统的"寻常之君",在位40余年、"不以天下之忧为忧,反以天下为乐",国亡自此而始。当年太祖高皇帝的祖训,一百多年后在嘉靖皇帝身上得到了验证。

  世宗嘉靖帝在位45年,是明朝皇帝中在位较长的一个。他是以"外藩"入继武宗大统的。武宗朱厚照在位16年,表现反常而荒唐、政治动荡,危机四伏。他在一次"南巡"途中失足落水而染病、于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病死在他曾经玩乐过的"豹房"中武宗无嗣,因而也未立皇储。按照帝王继承的惯例,依世系.选取武宗的叔父兴献王朱祐杭的长子朱厚燃继承皇位,他就是世宗嘉靖帝。

  嘉靖帝即位之初,也曾营造过革武宗弊政,实现中兴的氛围、但是好景不长,犹如昙花一现。明朝中叶以来的社会危机如同一重病人,已病入膏肓。明朝已进一步走向衰落。如《明史·世宗纪》所说∶"将疲于边,贼讧于内,,而崇尚道教,享祀弗经,营建繁兴,府藏告匮,百余年富庶治平之业,因以渐替。"嘉靖朝时"南倭"与"北虏"对明朝构成极大的威胁,以致兵民疲敝,府藏告匮。所谓"南倭"是指日本武士、浪人到中国东南沿海地区进行武装走私和抢劫烧杀的海盗活动,史称"倭寇"。明朝建立初年,倭寇就对中国沿海地区进行侵扰,从辽东经山东到广东漫长的海岸线上,"岛寇倭夷,在在出没"。至嘉靖朝以来,倭寇对中国东南沿海的侵扰,达到十分猖獗的程度。由于倭寇与中国海盗相勾结,对东南沿海地区肆无忌惮地进行烧杀抢掠,致使当地军民的生命财产蒙受巨大的损失。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倭寇在昆山"分掠村镇,杀人万计","烧房屋二万余间","各乡村落凡三百五十里,境内房屋十去八九,男妇十失四五"、努尔哈赤出生的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倭患"自鲁迨粤,海疆糜沸,江浙受祸尤酷"。倭寇洗劫的惨状目不忍睹∶"白姓流移,死者未葬,流者未复。蓬蒿塞路,风雨晦明。神号泣,终夜不辍。""倭寇"之患对嘉靖朝之影响可见一斑。

努尔哈赤起兵创业

  "北虏"之患,英宗正统以后尤为严重。《明史·鞑靶传》载∶"正统后,边备废弛,声灵不振。诸部长多以雄杰之姿,恃其暴强,迭出与中夏抗。"正统十四年(1449年)土木堡之变,明朝皇帝成为阶下囚,京师告急,明廷元气大伤。从此,"北虏"之患愈演愈烈。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六月,蒙古俺答进犯大同,总兵张达和副总兵林椿战死。因贿赂权臣严嵩子严世蕃而为宣府大同总兵的仇鸾,"惶惧无策",以重金贿赂俺答,请求蒙古"移寇他塞,勿犯大同"。八月,俺答移师东去,由蓟镇攻古北口入犯,明兵一触即溃,俺答长驱直入通州,直抵北京城下,"大掠村落居民,焚烧庐舍,火日夜不绝"。明廷急忙召集5万援军,皆"框怯不敢战"。权臣严嵩知明军不堪一击,竟上疏嘉靖帝,称俺答不过是为抢掠而已,"饱将自去",明军最好是坚壁勿战。这样,任凭俺答在北京城外抢掠"男女骡畜金帛财物,既满志,捆载去",而明军10万之众,竟"相视莫敢前发一矢"。最后俺答仍由占北I故道满载而归。因为是年为庚戌年,史称"庚戌之变"。嘉靖朝为抵御俺答的南犯,"增兵增饷,选卫修垣,百姓疲劳,海内虚耗"面对朝廷腐败,百弊丛生,帑藏匮竭,江河日下的残破局面,嘉靖帝求治无方、诚惶诚恐,只好一意修玄,崇尚道教,爰方术,好祥瑞道土邵元节投其所好,被封为真人,岁给俸禄百石,赐庄田30顷,躅免其租,"拜礼部尚书,赐一品服"。道士陶仲文,初为辽东库使,嘉靖十八年(1539年),嘉靖帝到湖广谒显陵(其生父朱祐杭陵墓),由陶仲文伴驾随行,途经河南卫辉"旋风绕驾",陶仲文预卜行宫要发生火灾,晚上果然应验。嘉靖帝对之尊崇备加。"帝有病,既而瘳,喜仲文祈祷功,特授少保、礼部尚书。久之,加少傅,乃兼少保。"陶仲文善钻营,投其所好,在不到两年的时间,由辽东库使"登三孤,恩宠出(邵)元节上"。嘉靖帝崇道尚玄,耗费大量财物。户科给事中郑一鹏说∶"臣巡视光禄,见一斋醮蔬食之费,为钱万有八千。"据载,嘉靖中期宫中每年祷祀斋醮就需用"黄蜡二十余万斤,白蜡十余万斤,香品数十万斤"。

  嘉靖帝整天不理朝政,讲道修玄,炼丹服药,祈求长生成仙。道士陶仲文对嘉靖帝献媚说,假如能常服用"先天丹铅"药,能长生不老。所谓"先天丹铅"是用少女的月经炼制的药。嘉靖帝信以为真,命选大批少女入宫。三次大选,共有760名8岁至14岁的少女人宫.这些女孩都是准备炼药用的。诗人王世贞有诗写道∶"西角鸦青双结红,灵犀一点未曾通。自缘身作延年药,憔悴春风雨露中."这种惨无人道的炼药法,导致受虐待的宫女谋杀嘉靖帝的事件。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杨金英等16名宫女联手,趁嘉靖帝熟睡时,欲把他勒死。她们有的用绳子勒脖子,有的用抹布堵嘴、有的骑在身上用力勒绳子,嘉靖帝鼻孔流血,息欲绝,只可惜这些宫女"不谙绾结之法,绳股缓不收"。声音传出门外,皇后方氏带人赶到,16名宫女均殒命。此后,嘉靖帝不住在大内,移居西苑,不视常朝,专祈长生。朝政日衰。

  朝政日衰与边患日深交织在一起,造成"天下吏贪将弱,民不聊生,水旱靡时,盗贼滋炽"。大明帝国"百余年富庶治平之业,因以渐替"、"因以渐替"表明明廷至嘉靖朝已由盛转衰。明朝的衰落,为女真族的兴起提供了有利的客观条件。那么谁能利用这个客观条件,登上历史舞台,肩负这一历史重任,尚需有主观条件。努尔哈赤的家世及其青少年时期的非同一般的经历,使努尔哈赤自身具备统一女真的主观条件,那么历史的使命理所当然地落到努尔哈赤身上。

  努尔哈赤之父塔克世有五子一女,他的正妻是王杲的长女,名叫额穆齐,姓喜喇氏,生三子一女,长子努尔哈赤、三子舒尔哈齐、四子雅尔哈齐和一个女儿。塔克世的继妻,姓纳喇氏,名肯姐,是海西哈达万汗王台所养的族女,努尔哈赤的这个后母,为人刻薄,只生育一子,即五子巴雅喇。另一庶母李佳氏,为古鲁礼之女,也生育一子,即二子穆尔哈齐。

努尔哈赤起兵创业

  塔克世家族,在当时的建州女真中是一个中产之家。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叫场)能率领数十女真人至抚顺马市贸易,得到朝廷的抚赏.能同海西女真强酋王台联姻,与明辽东总兵李成梁相从甚密,均说明努尔哈赤家族的权势与地位非同一般。但作为建州左卫著名酋长猛哥帖木儿后人的觉昌安六兄弟,与建州左卫各先世酋长比,家境已走向衰落。有例为证∶觉昌安弟弟宝实的次子阿哈纳渥济格欲娶萨克达部长巴斯翰巴图鲁的妹妹为妻、被巴斯翰婉拒,理由是∶"尔虽宁古塔贝勒,但家贫,吾妹不妻汝"1巴斯翰因见董鄂部长克辙巴颜之家殷实,将妹妹嫁给了克辙的儿子额尔机为妻。

  努尔哈赤少年时,家族虽然比较有权势,但这个家族并没有给予他优厚的物质条件,给予他的是磨难。在努尔哈赤刚刚10岁时,生母额穆齐撒手离他而去。家事由心地不善的后母纳喇氏操持,努尔哈赤从此失去了母爱,失去了温馨的家庭,常受欺凌。面对没有温暖的家庭,努尔哈赤不得不寻求独自谋生的道路。在生活的逼迫下,他经常爬山越岭,出没在山林之中,采集松子、人参、木耳、蘑菇和猎取野禽等,然后随同父亲将这些山货送往抚顺等马市出售,作为自己生活费用的补贴。然而,努尔哈赤的奔波和辛劳,没有得到后母的怜悯,他便与弟弟舒尔哈齐离开了家,寄居在外祖父王杲家。

  万历二年(1574年),辽东总兵李成梁率兵攻破王杲寨,努尔哈赤与弟弟双双被俘。被俘后,努尔哈赤见机行事,跪在李成梁的马前痛哭流涕,请求赐他一死。李成梁见他乖巧可怜,赦他不死,留在帐下、史载∶"太祖既长,身长八尺,智力过人,隶成梁标下。每战必先登,屡立功,成梁厚待之。"时人形容他们"谊同父子"。努尔哈赤勤奋好学,胸怀大志,自觉地吸收汉族文化。他喜读《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书籍,书中栩栩如生的人勿,丰富的战例,用兵的方略以及治国安邦的道理,都给努尔哈赤以迪和鼓舞。

  努尔哈赤19岁时,离开了李成梁,乂回到赫图阿拉(今辽宁新宾永陵乡老城)。他刚一回家,父亲塔克世就听信后母的挑唆,与他分家,让他另立门户。《满洲实录》记载说∶"父惑于继母言,遂分居,年已十九矣,家产所予独薄。"分家时,努尔哈赤所得的家产数量很少,这使刚刚结婚的努尔哈赤又面临一次生活的考验。

  生活的鞭子无情地鞭策着青少年时代的努尔哈赤,使他在艰苦的磨练中成熟起来,养成了勤奋、谨慎、机警、善于思考等品格,怀有政治抱负,并在生活中练就一身骑射本领。尚武、善骑射是女真民族的优良传统。女真人将善于骑射、勇于征战的人,誉为"巴图鲁"即"英雄"。为了使女真人不忘骑射,女真族在幼时就常由父兄教导,手持"木弓柳箭"进行初练。等到成年,换成拉力较大的"角弓羽箭"。17世纪初朝鲜官员李民痪访问建州,见到建州地区十几岁的少年竟能骑马如飞,奔驰在山野之中。妇女也同男子一样,执鞭跃马驰逐自若。努尔哈赤从小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加上自己勤学苦练,骑射技术之高超已非一般人所能相比。万历十六年(1588年)四月的一天,努尔哈赤到洞城去迎娶哈达万汗的孙女阿敏格格,他坐在旷野等待新娘的到来,有一人骑着马、带着弓箭从他的眼前经过,努尔哈赤询问左石随从∶"此人是谁?"随从回答道∶"他是董鄂部人,名叫钮翁锦.最善于射猎,在他们部里数第一。"努尔哈赤心想,何不借机与他比比高低?于是将钮翁锦邀至面前,赞许数语后,便指着百步之外的柳枝,请他献技。钮翁锦毫不推辞,"即下马挽弓,射五矢、止中久,上下不一",随后努尔哈赤"连发五矢皆中,众视之,五矢攒于一处,相去不过五寸,凿落块木而五矢始出"。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喝彩、敬服。

  努尔哈赤起兵前后,结交了诸多益友。一天,他到苏克苏浒部的嘉穆瑚地(今辽宁抚顺营盘以东),遇见了年轻的额亦都,两人一见如故,结成密友。额亦都,姓纽祜禄氏,世居长白山脚下。幼时家门惨遭不幸,"父母为人所害",额亦都"以邻人匿之"才幸免于难。当他长到13岁那年,不忘双亲的血仇,亲手杀了仇人,投奔到嘉穆瑚的姑母家。额亦都见努尔哈赤气度非凡,"识为真主,请事太祖"。于是,他不顾姑母百般阻拦,毅然辅佐努尔哈赤。万历十一年(1583年)跟从努尔哈赤征讨尼堪外兰时,他骁勇善战,所向披靡。努尔哈赤"知其能,日见信任"。安费扬古,世居瑚济寨,姓觉尔察氏,很早就结识努尔哈赤,参与了起兵初期的一系列战斗,屡败强兵。万历十二年(1584年)六月,努尔哈赤为报妹夫噶哈善被杀之仇,率兵400人,攻马尔墩城城主纳木章等,因城寨倚山而建,守兵力拒,矢石杂下,连攻三日不克。安费扬古得知,乘夜率兵,从小道赤脚攀崖而上,遂克其寨,立下大功。有尼麻喇人引诱他背叛努尔哈赤,他坚决不从。又劫持安费扬古的儿子进行威胁,他终无异志。努尔哈赤起兵之初,正因为结交了他们,还有费英东、扈尔沃、何和理这些忠心耿耿的人,才使他的势力逐渐由弱变强,由小变大。后来,他们被列入五大臣之列,,掌后金国军政大权。

  正当努尔哈赤为维持生计而奔波时,突然间天降奇祸∶万历十一年(1583年),苏克苏浒部图伦城主尼堪外兰引明军进攻王杲之子阿台时,努尔哈赤的祖父觉昌安、父亲塔克世为明军所误杀努尔哈赤惊悉祖、父蒙难的噩耗,悲痛欲绝。他把祖、父之死归咎于尼堪外兰。五月,努尔哈赤为报父、祖之仇,以遗甲13副起兵,誓与尼堪外兰决一雌雄。当时,努尔哈赤家族的势力还很弱小,所谓"兵不满百,甲仅十三"是他起兵时的真实写照。是年.25岁的努尔哈赤想尽各种办法,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共同攻打尼堪外兰。

  这时,苏克苏浒河部内的萨尔浒酋长瓜喇首先响应。瓜喇最初曾经归附尼堪外兰,后来尼堪外兰竟然在明边将前进谗言,瓜喇因此受到明边将的"责治"。于是他与其弟诺密纳及嘉穆瑚寨主噶哈善、沾河寨主常书等密议云∶"与其倚赖此人,何如附爱新觉罗宁古塔贝勒也。"大家不谋而合,一致赞同。他们的归附使努尔哈赤欣喜若狂,立即"杀牛祭天立誓"。然而,他们尚有顾虑,向努尔哈赤提出∶"念吾等先众来归,毋视为编氓,望待之如骨肉手足。"努尔哈赤表示赞同,于是与他们共同对天盟誓。

  可是,努尔哈赤的起兵,在爱新觉罗家族内部遭到强烈反对。当时明廷边将扶植尼堪外兰,欲使他为建州左卫诸部盟主,"国人信之,皆归尼康外郎"。甚至与努尔哈赤血缘关系最近的五祖子孙,也置骨肉亲情于不顾,"对神立誓,亦欲杀"努尔哈赤,归附尼堪外兰1)在五祖子孙中,以三祖索长阿之子龙敦、绰奇阿持反对态度尤为坚决。万历十一年(1583年)夏,努尔哈赤准备攻尼堪外兰,龙敦唆使诺米纳之弟鼐喀达曰∶"明助尼堪外兰筑城甲版,令为满洲国主,哈达国万汗又助之,尔何故附聪睿贝勒耶?"翦喀达将此言告于兄诺米纳,"遂背盟不以兵来会"。努尔哈赤见诺米纳未按约来会,当机立断,率领其他合作者向图伦城进发图伦城,满语为turenhoton,汉意为"素"。据《盛京吉林黑龙江等处标注战迹舆图》标示∶在苏克苏浒河与浑河汇合处的东南,古埒城东北,萨尔浒城之东,界藩渡口之南。据抚顺市博物馆考古队与抚顺市社科院联合实地踏看,图伦城在今抚顺县李家乡苍石伙洛村北1.5公里处,与《战迹舆图》标注相符。尼堪外兰得知努尔哈赤攻图伦城,不敢交锋,仓皇"遗军民携妻子"逃往嘉班城。努尔哈赤攻克图伦城,首战告捷。

  同年八月,穷追尼堪外兰的努尔哈赤再次率兵攻嘉班城。"不意诺米纳与其弟奈哈答暗遣人往报""尼堪外兰。尼堪外兰自知不是努尔哈赤的对手,于是又弃嘉班城,落荒而逃至抚顺东南的河口谷,想入明朝辽东边墙之内,明边将予以拒绝。正在尼堪外兰苦苦哀求明边将之时,努尔哈赤率追兵赶到,见此情形,误以为是明军前来助战,"遂退兵扎营"。当天夜里,有尼堪外兰部下的人前来归附,并向努尔哈赤献计说∶"尼康外郎被大明兵阻拦,不容入边,何故退兵也。"努尔哈赤听后,懊悔地说∶"诺米纳、奈哈答二人若不暗送消息,尼康外郎必成擒矣。"这时,诺米纳兄弟又派人对努尔哈赤说∶"浑河部的杭嘉与扎库穆两处不许你们侵犯,栋嘉与巴尔达两处是我仇敌,你们可以去攻打,不然我要拦截道路,不准你们通行。"努尔哈赤听后十分恼火,遂商议"定破诺米纳之计,阳与诺米纳合兵攻城"。努尔哈赤派人约诺米纳联合出兵攻巴尔达城,让诺米纳先出兵,但诺米纳不肯首先出兵。努尔哈赤心中暗喜,说∶"尔既不攻,可将盔甲器械与我兵攻之。"诺米纳"不识其计",便将兵器都给了努尔哈赤。于是,努尔哈赤轻而易举地捉住诺米纳兄弟,下令杀之。然后,率兵收复了萨尔浒城。

  尼堪外兰一再逃脱,其部众私下议论说∶"尼堪外兰不久前为努尔哈赤所逼,逃到边境,明朝不但见死不救,而且还阻拦他入边,从前答应他做'满洲主'全是欺人之谈。"他们纷纷背叛了他。众叛亲离的尼堪外兰惶恐不安,携妻子亲属逃到鄂勒浑城。

  3年后,努尔哈赤又向尼堪外兰所盘踞的鄂勒浑城发起攻势,考虑到沿路各部都是政敌,努尔哈赤便率军星夜前进,攻破其城,却发现尼堪外兰不在城中。不久,得知尼堪外兰已进人边墙,努尔哈赤要求送还此人。明朝使者说∶"尼堪外兰既然已经进到边内,岂有送还之理?要杀,你自己来杀吧!"努尔哈赤对使者说∶"你的话信不得,兴许是骗我的?"使者又说∶"你如不亲自来,可派少量的兵,便将尼堪外兰交给你。"努尔哈赤派斋萨带40人入边内搜索。当斋萨等来到边墙附近,尼堪外兰惊慌失措,想登上一座高台躲避,谁知台上的明军已将梯子撤走,尼堪外兰无处可逃,束手就擒,被斋萨捕杀。

  努尔哈赤为报祖、父之仇,前后经过3年的战斗,终以仇人尼堪外兰被捕杀而告结束努尔哈赤起兵创业之初,所面临的形势十分严峻,外部强敌环伺,内部有宗族亲友的加害,处境极其险恶。

  万历上一年(1583年)六月,努尔哈赤的长祖德世库、次祖刘阐、三祖索长阿及六祖宝实的子孙暗中纠集,在庙中对神发誓,要谋杀努尔哈赤。一个漆黑的深夜,在他们正架梯登城准备袭杀时,努尔哈赤很机警,"因起著衣,带弓矢,持刀登城观之"。已登城的杀手们惊慌失措,坠城而逃。九月的一天,夜幕降临的时候,行刺者拔掉努尔哈赤住宅木围墙的栅木,偷偷潜人院中。家犬闻声狂吠,努尔哈赤翻身而起,将三个孩子隐藏起来,握刀大呼道∶"何处贼敢来相犯,汝不入我即出,毋得退缩。"边喊边用刀把敲击窗户,做出踹开窗户冲击的架势,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门外。刺客见努尔哈赤"出势勇猛,皆遁去"。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以龙敦为首的六祖子孙深知努尔哈赤智勇超群,要谋杀他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于是将毒手伸向努尔哈赤的妹夫噶哈善。噶哈善是萨尔浒部嘉穆瑚寨的首领,最早投奔努尔哈赤,两人的感情像亲兄弟一样,努尔哈赤把亲妹妹嫁给了他。龙敦挑唆努尔哈赤继母之子巴雅喇说∶"你姐姐现在正巧在我家居住,咱们乘机杀掉你姐夫噶哈善,除掉这个帮凶。"巴雅喇曾参与谋害努尔哈赤,于是带领族人埋伏在路旁,噶哈善毫无戒备,被"族人遮杀于路"。努尔哈赤听到妹夫遇害的消息,义愤填膺,召集族众想去收尸。然而族中兄弟多数与龙敦同伙,族人"无一人往"。他只好带领亲族兄弟、好友前去寻尸。族叔尼马兰城主棱登善言劝解说∶"你最好不要前去了,此行我看凶多吉少,恐怕为他人所害。"怒不可遏的努尔哈赤不顾危险,披甲跃马,举弓搭箭,大声疾呼∶"想要杀我的人快快出来。"族人见状,没有一人敢站出来。努尔哈赤从容地找回妹夫的尸体,隆重地举行安葬仪式。

  仇人仍不甘心,行刺暗杀和挑衅活动不断。起兵的第二年四月,一一天夜里,努尔哈赤睡至半夜,忽听门外有脚步声,他机警地起来"佩刀执弓,将子女藏于僻处",让妻子装作上厕所的样子,他紧跟在后面,用妻子的身体遮挡自己,"潜伏于烟突侧"。努尔哈赤借闪电见一个人摸过来,猛地从背后用刀背将那个人击倒在地,喝令近侍洛汉把他捆起来。洛汉说∶"缚之何用,当杀之。"但努尔哈赤考虑到∶要是杀了他,其主人一定会以我杀人为名,派兵攻我,而我兵少难敌。于是冷静地说道∶"尔必来偷牛!"那个人立即回答说∶"偷牛是实,并无他意。"身旁的洛汉不解地说∶"此人明明是来行刺我主,还谎称偷牛的,我看还是杀了他,以戒后人,看谁以后还敢暗算我主。"努尔哈赤仍故意说∶"此贼实系偷牛,谅无他意",于是将他放了。

  是年五月,一个阴云密布的黑夜,努尔哈赤夜不能寐,他见侍候他的丫环在灶下拨灯,灯火一会儿暗,一会儿明,努尔哈赤顿时警觉起来,一跃而起,佩刀,携弓矢,装作出外上厕所的样子,藏到烟囱后面,仔细观察户外的动静。因夜幕朦胧,形影难辨,只见栅墙空处隐隐约约似有人影移动,忽然电闪雷鸣,一道光束划破夜空,借着电光发现一人手持利剑已经向他逼近,努尔哈赤一箭射去,正中那刺客的肩头,刺客惊慌而逃,努尔哈赤追上去又发一箭,"射贯两足"。努尔哈赤一跃而起,飞身一刀,刺客应声仆地,束手就擒。弟兄亲友闻讯纷纷赶来,见刺客屡屡加害,群情激愤,有的举手就打,有的持刀要杀。努尔哈赤上前劝阻道∶"我若杀他,易如反掌,可是他的主子必会借机向我发兵,掠走我们的粮食,我的部众断了II粮,一定会背我而去,部众一散,我们不就孤立了吗?到那时他们乘虚来攻,我们兵少粮乏,用什么来抵抗?再说如果杀掉他,恐怕别的部落也会说我们杀人启衅,不如忍耐一时,释放为上策"众人信服努尔哈赤的意见,就放走了刺客。

  努尔哈赤自从万历十一年(1583年)起兵创业以来,顶着内外各种压力,时刻都有被谋杀的危险。但是,努尔哈赤机智果断,化险为夷,继续勇往直前。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清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