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努尔哈赤进军辽东对于后金打败明朝有何影响?

努尔哈赤进军辽东对于后金打败明朝有何影响?

发布时间:2020-08-20 23:12:2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萨尔浒大捷之后,后金在赫图阿拉举行盛大的庆典活动,但以努尔哈赤为首的爱新觉罗家族的子孙们并没有陶醉在胜利的喜庆气氛中,努尔哈赤又下达命令∶休整士卒,修缮器械,不失时机进占开原、铁岭,夺取辽沈。

  同后金的欢庆胜利、厉兵袜马相反,萨尔浒战败的消息传至京城,举朝震惊。京城内外一片混乱,城内居民思外逃以避难,四方饥民又逃来京师乞食。军心更坏,人人思逃。朝廷文武急得团团直转,拿不出扭转辽东局势的对策。大学士方从哲疏请皇帝"即日出御文华殿,召集文武百官,令各撼所见,备陈御虏方略,庶几天威一震,国势自张"。他在上疏中指出萨尔浒之战后辽东的局势是∶军气日益灰沮,人心日益惊惶,开原商贾士民逃窜几半,宽、爱城堡奔溃一空,辽之为辽真炭岌乎有不可保之势矣。辽东失而祸立至于山海,立至于京师,患切燃眉救同拯溺。)然而,他的上疏却留中不报。

  明廷在萨尔浒丧师两个月以后,对辽东局势并没有作出有力的决策,努尔哈赤抓住这一时机,乘胜进取开原。

  开原是东北地区的一座古城,人口众多,繁华丰盈。它东邻建州,西接蒙古,北界叶赫。开原不仅是明朝同蒙古和女真人经济活动的重要场所,而且是明廷在辽东对付蒙古和女真势力南进的前沿堡垒,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天命四年(1619年)六月初十日,努尔哈赤统率4万大军,从靖安堡入明边内,向开原进发。时值天降大雨,道路泥泞,河水上涨,行军十分不便。为了不走漏消息,努尔哈赤以小股部队直奔沈阳为疑兵,沿途抢掠以虚张声势,分散明军的注意力。同时,派兵测量开原河水是否可渡。尽管如此,努尔哈赤想夺开原的意图,还是被叶赫探知,他们立即秘报开原。然而,明廷署开原兵备事推官郑之范以消息不实为借口,竟将叶赫使臣一顿鞭打后放回。这给努尔哈赤夺取开原提供了有利战机。他立即派哨探到开原,对城内军队多寡,兵七勇怯,粮饷虚实,将吏智庸,都一一了解清楚。尤其是探知守军到城外远处牧放马匹,便乘虚率兵围开原城。

  当时,开原城由署开原兵备事推官郑之范、原总兵官马林、副将于化龙、参将高贞、游击于守志等率兵戍守。城内守军兵无粮饷、马缺食料,军心涣散,毫无斗志。据备御罗万所言∶赴署开原兵备事推官郑之范处领草豆,并无升束马食刍杆,一日而倒死二百四十九匹。把总朱梦祥到开原领钱粮一月不给,各军衣物尽变,马倒人逃。六月十五日深夜,后金兵临开原城下。明总兵马林事先没有防备,仓促应战。努尔哈赤一面指挥八旗军布战车、竖云梯攻城,一面布置重兵于城东门进行夺门搏战。后金八旗兵攻城,受到守城明军的顽强抵抗,战斗异常激烈。据《清实录》记载∶城上布兵防守,城外四门屯兵。我兵遂有战车、云梯进攻,欲先破东面寨门掩杀。正夺门时,攻城者云梯未竖,遂逾城而入。城上四面兵皆溃。其城外三面兵,见城破大惊,冲突而走,被抵门之兵尽截杀于濠内。郑之范预遁,马林、于化龙、高贞、于守志、何懋官等,并城中士卒尽被杀。

  开原城10余万居民,生还者仅千余人。辽抚驰书杨镐"欲将牛车数十辆载死尸,于城外分别男女埋之,无敢往者。沿边各堡居民逃避一空"。努尔哈赤撤兵时,将开原城焚毁,变为一座废墟努尔哈赤毁开原后,并没有回师赫图阿拉,而是在界凡山"筑城架屋居之"。命众贝勒、大臣们∶"吾欲居界凡,令马牧于此也,早令之壮,八月兴师"。明人王在晋记述此事∶开原乃黄龙府旧地,东邻奴酋,西接炒花、宰暧诸酋巢穴,迤北则金、白二酋在焉。辽阳所恃以断隔夷虏之路,联络北关互为声援,开原失而铁岭、辽沈岌岌乎殆矣。开原一攻破,辽东又一重镇铁岭就成为努尔哈赤夺取的下一个目标了。

  铁岭是明沈阳北部的重要城堡。努尔哈赤不惜重金收买明军将领,达到从其内部攻破堡垒的目的。原来,李如桢时任辽东总兵官,杨镐以其为铁岭人,派他守铁岭。不久,又令他屯驻沈阳,改派参将丁碧等领兵防守铁岭。于是,努尔哈赤就把丁碧作为收买的对象。七月二十四日,努尔哈赤亲统大军向铁岭进发,到三岔儿堡,入老边。驻守沈阳的李如桢得报后,本来一昼夜的时间便可赶到铁岭,然而至二十五日还在途中徘徊,不肯急速增援。恰恰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努尔哈赤紧握战机,,指挥八旗军攻城。城上明军守将喻成名、吴贡卿、李克泰等率军施放火炮、矢石,拼命坚守。努尔哈赤组织凌厉的攻势,派八旗兵竖起楣梯,全力登城;同时,被收买的明参将丁碧作为内应,打开城门,引导八旗兵进城。明守将喻成名等因外无援兵,内有叛徒,城陷阵亡。守城诸将除游击王文鼎逃跑外,其他将士皆阵亡,军丁战死者4000余人.居民中男子皆被屠杀,被俘者近万人。努尔哈赤"屯兵日.论功行赏,将人畜尽散三军"。铁岭是明朝沈阳北部的重镇、万历初年"铁岭一卫世职至数百人,城中皆官弁第宅。复行兵民居地……附郭十余里,编户鳞次",城中"妓女者至二千余人"、每晚"夹道皆弦管声"。这样一个繁华城镇,经此战事,直到康熙末年、还能看到遗迹,"掘土数寸,即有刀镞、甲胄、髑髅诸物处处皆然"铁岭陷落,总兵官李如桢闻报未能驰援,拥兵不救,巡按辽东御史陈王庭参劾李如桢失职罪行∶臣惟大将,三军之司命,百姓之生死系焉。故推毂得人、坐镇一方,保障四境,闻警驰爱,如风雨骤至。然后缓急攸赖阃无忝也,是主将之责任何如重者,可以怯懦不振之,李如桢当之乎。据七月二十四日酉时,署铁岭游击李克泰以虏入三岔儿堡,紧急夷情飞报李如桢矣。闻虏距边只十四五里,设使亲提一旅衔枚疾趋,一夜可度铁岭。虏闻援至,自不得不解铁岭之围,何乃缩胭观望,延至二十五日申时方抵新兴铺,俟贺镇守兵至方才合营,而铁岭于是日辰时陷矣.李如桢危难时刻拥兵不救,铁岭失陷第二天,却赶来取家乡城外死尸的人头170余颗,以备冒功之用。李如桢被下狱论死。至崇祯时,他被免死充军。

  明廷继萨尔浒之败后开原、铁岭又相继陷落,但并没有促使明廷认真吸取教训,只是把罪责推诿给辽东经略杨镐,将其逮京问罪、"罪镐者陷杀我名将数员,驱戮我士卒数万,糜费我钱数百万"(其实,明廷辽东惨败,杨镐固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从根本上∶看,明朝的政治腐败是失败的主要原因。

  努尔哈赤在短短5个月的时间里,连攻下开原、铁岭,灭叶赫、明廷惊恐万状,对辽东局势抱以悲观态度。大多官员和士民认为已不堪收拾、熊廷弼在一年以后的乞罢疏中对辽东局势描述得十分具体∶当是时,河东士民谓辽必亡,纷纷夺门而逃也;文武官渭辽必亡,各私备马匹为走计也;各道谓辽必亡,遣开原道韩善、分守道阎鸣泰往辽,皆不行,而鸣泰且途哭而返;河西谓辽公亡,议增海州、三岔河戍,为广宁固门户也;关内谓辽必亡,且留自备而不肯转饷也;通国谓辽必亡,不欲发军器火药,而恐再为寇资也;大小各衙门谓辽必亡,恐敌遂至京师,而昼夜搬家眷以移也;中外诸臣谓辽必亡,不议守山海都门.则议戍海州为辽阳退步,戍金、伏(复)为山东塘埤也;即敌亦谓辽必亡,而日日报辽阳坐殿以建都也。这是当时辽东形势和明朝官民心态的真实写照。而努尔哈赤正踌躇满志、认为到辽沈建都坐殿的日子指日可待了。

  明廷在此严峻时刻,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六月,授命熊廷弼以兵部右侍郎兼右金都御史衔,代替杨镐经略辽东。熊廷弼单骑就道.于八月初二日到海州接任,初三口入辽阳,担起挽救危局的重任。

  熊廷弼,字飞白,江夏(今武昌)人,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进上,擢保定推官,后任御史。他"身长七尺,有胆知兵,善左右射".然而"性刚负气,好谩骂,不为人下,物情以故不甚附"。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巡按辽东。时巡抚赵楫、总兵李成梁放弃宽奠8O0甲给建州,并"将六万民户焚舍内徙",熊廷弼不畏权│贵,弹幼两人罪状。熊廷弼"在辽数年,杜馈遗,核军实,按劾将吏,不事姑息、风纪大振"3。后来明廷党争案起,熊廷弼回籍听勘.

  在辽东危亡之际,熊廷弼重新被起用,任辽东经略。八月,他至辽阳上任。是时,辽沈地区儿乎是人去村空、城空,兵械、粮饷贵乏,将卒思逃,军无斗志,到处是一片混乱的局面。他着手先安定民心,严肃军纪,稳定局势,再徐图恢复。他命金事韩原善往抚沈阳,但韩原善"惮不肯行";继命金事阎鸣泰至虎皮驿,阎鸣泰"恸哭而返"。熊廷弼乃"自虎皮驿抵沈阳,复乘雪夜赴抚顺"考察军事形势。总兵贺世贤"以近敌沮之",熊廷弼说∶"冰雪满地,敌不料我来。"为安定民心,严肃军纪,他奖赏贺世贤等有功的将领,以鼓舞士气。处斩了临阵脱逃的将领刘遇节、王捷、王文鼎等人,以肃军纪。并"设坛躬祭抚、清、开、铁死事将帅军民"。又诛贪将陈伦,劾罢总兵官李如桢。招集流亡返乡务农、"所至招流移"数十万人,使去者归,散者聚⑦。"由是人心复固"飞。

  提出安边之策。熊廷弼刚接任经略时,曾提出保辽之策,具体内容如下∶今日制敌,日恢复、日进剿、扫固守。而此时语恢复,语进剿,未敢草草。不如分布险要,守正所以为战也。然守亦未易,顷者臣至各边相度,敌之出路有四∶东南为爱阳,南清河、西抚顺,北柴河、三岔间,俱当设重兵。而镇江南障四卫,东顾朝鲜,亦不可少,此险要之大略也。四路首尾相应,每路设兵三万,裨将十五六员,主帅一,分前后左右各营,对垒则前锋迎之,中军继之,左右横击之,后军殿之,分夺正以当--面镇江设兵二万,裨将七八员,副总兵一,,分屯义州、镇江、夹鸭绿江而守。如玫犯朝鲜,四路分捣以牵之。敌与四路相持,则镇江、朝鲜合兵而捣之。此联络之大略也。清河、抚顺、三岔儿山多漫坡,可骑步并进,当用西北兵。宽、爱林簧险阻,可专用川土兵。镇江水路之冲,当兼用南北兵。此兵将之大略也。善行师者,行必结阵,止必立营,贮放刍粮,兼作退步,且兵随各帅往塞上,辽城空虚,宜再设兵二万驻辽阳,以壮中坚。海州、三岔河设万人联络东西,以备后劲。金、复设万人防护海运,以杜南侵。各边画疆而守,小警自为堵截,大寇互相应援,选其精悍者迭出以挠之。此征行居守之大略也。敌兵计十万,今议官兵十八万,此毫不可裁者。由上述内容可以看出,熊廷弼主张"坚守进逼之策",即又守又战,守中求战。然而,当他到任时,铁岭、开原等已接连失守,保辽之策,不得不作某些调整。即厚集兵力,坚守辽阳。

  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九月起,熊廷弼实施守辽阳之策,即"南顾北窥之计"。南顾辽阳,坐镇坚守,北窥沈阳。具体部署是∶以赞画刘国缙统率辽城军民固守辽阳,熊廷弼亲自统领大军转战于辽阳城外,总兵官柴国信、李怀信、贺世贤三将领于虎皮驿、奉集堡和沈阳之间互为特角,如果后金挥师西进,三总兵相互增援、阻止后金军深入辽沈腹地。

  明廷把熊廷弼推入辽东险局,却不为之筹济必需的兵和粮。因此熊廷弼最大的而且是无法解决的困难是兵饷不足。后来参幼熊廷弼的给事中姚宗文,此时巡视辽东,对辽东的局势和熊廷弼的处境、曾作如下公正、确切的比喻∶辽东"危如一病者势奄奄未绝……而秉家政者漫视之,求药不应,呼粥糜不应,如必欲杀之而后已"c熊廷弼即使是最高明的"医生",也难妙手回春。但是、熊廷弼以其卓越的胆识和勇于任事的精神,依靠民心,团结将卒、筹集军械、粮饷,以及正确的军事部署,到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春,由固守辽阳,南顾北窥的战略,发展为坚守沈阳,北窥开原、铁岭,东逼后金的有利形势。

  在后金方面,这时也有诸多问题急需解决,如果解决不当,是无法进取辽沈的。首先,从开原、铁岭抢掠来的人畜财物需要分配。因为以抢掠为战争目的的后金国,这个问题如果不及时处理好,是难以发动下一次比较大的军事行动的。其次,在铁岭战役中,虽然擒获了喀尔喀五部蒙古中势力最强的宰赛贝勒,但是并没有与喀尔喀蒙古结成巩固的反明联盟。而能号令蒙古各书的察哈尔部林丹汗仍忠顺明朝,坚持"助剿奴贼"的立场。第,怕朝鲜增援辽东。萨尔浒之战后,努尔哈赤就致书朝鲜,要求缔结反明同盟和开展边境贸易。熊廷弼任经略伊始,曾派使臣赴朝鲜督促出兵,配合反击后金。当时盛传明廷征集的朝鲜军队已人辽东,将于万历四十八(1620年)春天对后金来一次捣巢之战。所以努尔哈赤在政治上争取朝鲜,是从军事上防御明军再发动进攻的最紧迫的一着棋。而朝鲜囿于与明的宗藩关系又感激于明的援朝战争,特别是对后金国在辽东战局中的胜负仍判断不清,所以对后金的结盟要求,持搪塞敷衍态度。因此后金对朝鲜十分防范。此外,后金需在军事上作准备,如备粮草、养肥战马、打制武器等。上述各种原因都说明,后金在灭叶赫后不具备进攻辽沈的条件,只能暂时采取守势,待条件成熟再进取辽沈于是就形成了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夏季以后努尔哈赤与熊廷弼在辽东的一守一防的对峙形势。

  努尔哈赤的守是为了攻,而且在守中有攻,攻的目的是破坏熊廷弼的防御。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六月,努尔哈赤进行一次试探性的进攻,乘熊廷弼离开辽阳,后金以万骑由抚顺关入境,以万骑由东州堡入浑河,明总兵贺世贤"以三百人屯沈阳",总兵柴国柱"以二百人屯奉集,拒却之"。这次战斗,证明了熊廷弼只要兵粮有济,假以时日,是完全能够匡复全辽的。

  正当辽东形势向着有利于明廷方面转化的时候,腐败透顶的明廷却从根本上破坏了这一来之不易的有利形势。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二十一日,明神宗朱翊钧逝世。其长子朱常洛于八月初一日继位,改元泰昌,即明光宗。但继位后仅一个月,又吞红丸死于乾清宫。朱常洛的长子朱由校继位,改元天,即明熹宗。一时"梃击"、"红丸"、"移宫"等"三案构争,党祸益炽"。权贵们都卷入了这场权势争夺之中,宦官魏忠贤结党营私,,排斥异已,结成了一个庞大的阉党集团。熊廷弼虽在边防卓有功绩,但他耿介正直,不肯趋附于魏忠贤,而言官中又多脱离实际或附谄阉党者,熊廷弼自然成为交章参劾的对象。兵部赞画主事刘国缙、给事中姚宗文首先挟私鼓动同伙参劾熊廷弼,熊廷弼不甘屈服,上疏自辩;御史冯三才、张修德又弹奏熊廷弼,熊廷弼"再疏自明","辽已转危为安,臣且之生致死"。给事中魏应嘉等复连章攻劾,朝廷以袁应泰为辽东经略,罢斥熊廷弼。

  熊廷弼这一次戍辽,成绩是明显的。他的"交代疏",以确凿的事实,不仅作出了愤慨的抗辩,而且是如实反映了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辽东局势好转的实况。此奏疏摘要如次∶去秋辽阳以北,弃城而逃;今自沈、奉以南,不但本城逃者复归,而开、铁、蒲河以南,不知日集几许,各处商客增来几许?此交代之人民也。清、抚、开、铁、蒲、伊、汛等城,咸为敌陷,虽未遽复,而沈阳、奉集、宽爱、碱阳、长永、宽甸皆弃城也,今皆复守,而辽阳无论已。此交代之城堡也。去秋辽城止弱马兵四五千人,川兵万人,沈阳戍兵万余人。今援兵、募兵计十三万,各堡渐有屯集,各城渐有设防。此交代之兵马也。自去年八月起,今年九月终,止通共用银二百三十一万余两,米豆用一百余万石,不知"一年虚糜八百万"之语,是从何来?此交代之钱粮也。各色军器,除疏请内库,咨取各边不计外,打造过灭鲁(虏)大炮,重二百斤已上者以数百计,百斤、七八十斤以数百计,百子炮以千计,三眼统、鸟铳以七千余计,其余盔甲、胸包、臂手、甲梁、战车、枪刀、弓箭以及钢轮、火人、火马、火罐、钉蹶、牌楣等项,皆以数千万计。此交代之器械也。何一件非职大声疾呼,争口斗气所得来?何一事非职废寝忘餐,吐血呕肝所干办?何一处非职身临脚到,口筹手画所亲授?一切地方极繁极难事体,有边才数年经营不定者,一年而当之,而为臣者亦难矣!熊廷弼的被罢斥,仅是明末历史舞台上一出悲剧而已。类似这样的悲剧,在明末一幕幕越演越激烈。此后,熊廷弼传首九边、袁崇焕诏磔西市、孙承宗满门殉国…·直到明朝灭亡。明末同后金国的战局,明之所以失败,非忠勇智谋边将之不可为,是明末政治极端腐败,统治集团昏愦无能,自取灭亡。

  袁应泰取代熊廷弼为辽东经略。袁应泰,字大来,凤翔(今属陕西)人。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进士。泰昌元年(1620年)九月擢右金都御史,代周永春巡抚辽东。十月,擢兵部右侍郎。他代为辽东经略后,以薛国用为巡抚。虽然袁应泰在受命后杀白马祭神发过誓∶"臣愿与辽相终始,更愿文武诸臣无怀二心,与臣相终始。有托故谢事者,罪无赦。"但是他"历官精敏强毅,用兵非所长,规画颇疏"。熊廷弼原是在辽"持法严,部伍整肃",以守御为主;袁应泰却"以宽矫之"。他妄自诩,谋取抚顺,完全改变了熊廷弼的原有部署。时逢蒙古诸部灾荒"多人塞乞食",袁应泰命纳之,混入大量后金谍工,阴为后金内应,"祸且叵测"。由于袁应泰上述错误的军事措施,构成了后来辽沈决战失败的直接原因。

  努尔哈赤在同熊廷弼的对峙中,深知沈阳、辽阳两城防备坚固,始终不敢贸然进取沈阳,仅发兵抄掠,焚毁沈阳以北及其周围各堡。他在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明廷的皇位更替,党争益烈,经略易人,给后金进兵辽沈提供了好时机。努尔哈赤紧紧抓住这个有利机遇,向辽沈大举进兵。

  沈阳是明廷在辽东的重镇,为了保住这座城市,明军在城周围挖了壕沟、伐木为栅,埋伏火炮,城头上环列火器,分兵坚守。

  人命六年(1621年)三月十目,,努尔哈赤亲自统率八旗兵水陆并进.直取沈阳城。十二日,兵临沈阳城下。努尔哈赤面对这座"坚城"、并没强攻,只派数十名骑兵引诱明军出城迎战,并命令李永芳派人送信给沈阳总兵贺世贤,招他投降。贺世贤看了来信勃然大怒,斩了来使。此人向以勇猛寡谋著称,见后金兵迟迟不来攻城,更助长了他的轻敌思想。他饮酒数杯后,不顾众将领的苦苦劝阻,率领1000多亲丁出城,发誓"尽敌而返"。后金兵佯装败退,贺世贤乘锐轻进,,离城越来越远。这时,努尔哈赤命令一部分八旗兵将贺世贤重重围困起来,使其不得脱身,又命令其他八旗兵急速攻城。贺世贤率千余勇士虽拼力厮杀,但终因寡不敌众.身中数箭战死。这边后金兵全力攻城,,兵卒以毛毡裹身、推四轮车在前,精骑在后,竭力进攻东门。明军炮火齐发,八旗兵死伤惨重。这时城内闻知贺世贤等战死,军心涣散,城内收降的蒙占人砍断桥索,放下吊桥,后金兵蜂拥而入,一举攻占了沈阳城。

  沈阳之战,努尔哈赤主要依靠骑兵野战打援,消灭明军有生力量,而攻城战是利用城外野战首胜,杀死守城主将,造成城内慌乱,加之内奸接应,最终取下城池的。如果贺世贤不出城恋战,凭借坚固的城防工事,以炮火打击攻城的金兵,待援军至,内外夹击,努尔哈赤是不可能取胜的。正如当时明廷方面评价此次战斗∶"自奴酋发难,我兵望风先逃,未闻有婴其锋者,独此战以万余人当虏数万,杀数千人,虽力屈而死,至今凛凛有生气。"后金攻陷沈阳,屯兵沈阳.论功行赏,将所获人畜财物分给八旗官兵。到三月十八日,努尔哈赤召集八旗贝勒、大臣道∶"沈阳已拔.敌兵大败,今即宜乘势,率众长驰,以取辽阳。"诸贝勒、大臣会议同意努尔哈赤的重大军事决策。会后努尔哈赤亲统八旗军,向辽阳进发自明降庆元年(1567年)镇守辽东总兵官由广宁移驻于辽阳后,辽阳遂成为辽东的首府,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中心。经略辽东的熊廷弼、袁应泰都驻在辽阳。辽东的一切防务,都以辽阳为重点、城池坚固,外围城壕,,沿壕列火器。环城设重炮,派重兵把守"沈阳、奉集二城为藩蔽,而辽东捍建州,西障土蛮,较奉集更重。沈阳既陷,奉集失特角之势,亦没。时骁将劲卒皆萃沈、奉,辽兵不满万"。经略袁应泰得知沈阳失陷后,居然在5天之内急调各路明军13万守辽阳,并放太子河水于壕内,增加了一道新防线。

  天启元年(1621年)三月十九日,努尔哈赤率军直趋辽阳城的东南角,兵临城下。辽东经略袁应泰督催总兵官侯世禄、李秉诚、朱万良、梁仲善、姜弼等率兵5万出城5里,准备迎战。努尔哈赤立即率左翼四旗兵与明军对垒。这时,皇太极也率兵赶到,要求进战.努尔哈赤说∶"吾已令左翼兵往击,汝勿前进,可率右翼兵驻城旁觇之。"皇太极哪肯放过立功的机会,对努尔哈赤说∶"令后至二红旗兵留城旁觇视可也。"说毕,一挥手领兵冲上去。明军兵力重点放在东门和小西门。努尔哈赤率左翼四旗攻打小西门,皇太极率右翼四旗攻打东门。右翼分兵堵塞城东入水口,左翼分兵挖开小西门闸口以泄壕水,当城壕开始干涸时,后金兵两面夹攻,明军受挫败退。皇太极乘胜追击,杀出60里外,直到鞍山地界才返回。攻取辽阳首战告捷。当晚后金兵回到城南7里地方安营。

  后金八旗兵击溃了出城迎击的各路明军,便开始部署攻城。辽阳城内军民拼死守城,以火箭、火炮乃至火罐、砖石等掷向冲击而来的后金兵。但后金兵仍冒着刀火飞石猛冲,不断地竖云梯、列梧车攻城,同城垛守军展开肉搏战。二十日下午西城门火药库起火,火势很快蔓延到城上,西城守军乱了阵脚。趁乱之时,八旗兵开始登城。傍晚辽阳城西门、西关为后金军所占领。

  辽阳西关的失守,严重威胁着辽阳全城的生存。二十一日,经略袁应泰与张铨等据东城和东关为阵地,再次组织军民抵抗。但数次冲击均为后金八旗兵所击溃。袁应泰见后金兵潮水般地涌入城内,知大势已去,便登上城东门的镇远楼,对张铨等将领说道∶"本院奉命专征,欲恢复疆土,扫平夷狄,上报朝廷,下安百姓。无如天数至此,使谋臣不能决策,勇将不能奏功。辽阳全城危在指顾,若退守河西,不惟无颜面圣,抑且羞见诸将士,愿缴尚方,誓以身殉。"张铨深受感动地说∶"我辈皆受国恩,今日患难时正当捐躯报国,愿相从地下,同为厉击贼耳。"言毕,率众将士继续坚守。袁应泰又急写了几封书信交给亲信后,从容不迫地整整衣冠、朝西南京师方向叩头拜辞,然后放火焚楼殉职。分守道何廷魁妻子投井而死,监军崔儒秀自缢身亡。巡按御史张铨见辽阳将失陷,决心与辽阳城共存亡。他坦然地向衙署走去。身边随从将他扶上马,拥到小南门,他坚决不肯离去,执意回到衙署大堂之上正襟危坐。这时已降后金的李永芳奉命前来劝降。李永芳自我辩白道∶"当初我投降后金也是出于不得已。"张铨拒绝同李永芳对话,喝道∶"汝为我言,我为谁言,今无及矣!"李永芳碰了钉子,回去向努尔哈赤汇报。努尔哈赤听完李永芳的报告后,派人把张铨带到自己面前。张铨从容不迫,面不改色后金兵喝令他跪拜努尔哈赤,张铨却大骂道∶"吾天子宪臣,肯屈膝耶!"1努尔哈赤耐心地劝他投降,要给他高官厚禄。张铨冷笑道∶"吾受朝廷深恩厚禄,若降汝苟活,,是遗臭后世也。汝虽欲生我,在我惟知一死而已。汝生我,乃汝国美名也,我守死不屈.则我之名流芳青史矣!"在场的皇太极听了他这番话,气愤已极,举刀要砍,张铨竟引颈以待。努尔哈赤见之,知道他的意志不可动摇,下令将他送回衙署。张铨回到衙署,整理一下衣冠,向西南京师所在的方向八拜,沉痛地说∶"臣再不能报国矣!"又四拜遥望父母之后,自缢而死。努尔哈赤得报后,深有感触地对身边的贝勒、大臣说∶"忠臣孝子是国家栋梁,张大人就是忠孝之臣,令人敬佩,你们要效仿张大人,做忠臣孝子,我的话要牢记。"于是命令李永芳备棺,以礼安葬张铨于辽阳城外。

  努尔哈赤夺取辽阳以后,"数日间,金、复、海、盖州卫,悉传檄而陷"据《清太祖实录》记载∶辽阳既下,其辽东之三河、东胜、长静、长宁、长定、长安、长胜、长勇、长营、静远、上愉林、十方寺、丁家泊、宋家泊、曾迟镇、西殷家庄、平定、定远、庆云、古城、永宁、镇彝、清阳、镇北堡、威远、静安、孤山、洒马吉、爱阳、新安、新奠、宽甸、大莫、永奠、长奠、镇江、汤站、凤凰、镇东、甜水站、草河、威宁营、奉集堡、穆家堡、武靖营、平鲁堡、虎皮驿、蒲河、懿路、汛河、中固城、鞍山、海州、东昌、耀州、盖州、熊岳、五十搴、复州、永宁监、栾古、石河、金州、盐场、望海娲、红嘴、归服、黄骨岛、岫岩、青台峪、西麦城等东河大小七十余城,官民俱藉发降。

  辽河以东,东起镇江(今辽宁丹东附近),西抵辽河沿岸,南至金州卫(今辽宁金州)以北,北到开原以北,计70多个城堡,尽归后金统治、努尔哈赤以辽河为界称汗辽东,建都于辽阳的愿望得以实现八旗军户迁来辽东,从此,后金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清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