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努尔哈赤为什么迁都辽阳?

努尔哈赤为什么迁都辽阳?

发布时间:2020-08-20 23:23:59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辽阳是辽东的首府,又是历史古城。城南有群山环抱,中有太子河诸水贯穿而过,依山带水,城池地势险要,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自汉以来,历代多在此设治,辽、金两朝在此建都,元朝设辽阳等处行中书省,明置辽东都指挥使司,成为东北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中心。因此,努尔哈赤夺得辽阳重镇后十分高兴,谓此乃"承天眷佑"授予辽阳。

努尔哈赤为什么迁都辽阳?

  攻克辽阳后,努尔哈赤即决定迁都。他召开诸贝勒、大臣会议商议此事。他说∶"天既眷我,授以辽阳,今将移居此城,抑仍还我国邪?"诸贝勒大臣"俱以还国对"。他们还以为努尔哈赤攻下辽东后,抢掠一阵便回赫图阿拉安享太平。而努尔哈赤却不以为然,主张迁都于此。并对迁都的理由进行了如下阐述∶国之所重,在土地人民。今还师,则辽阳一城,敌且复至.据而固守,周遭百姓必将逃匿山谷,不复为我有矣。舍已得之疆土而还,后必复烦征讨,非计之得也。且此地,乃明及朝鲜、蒙古接壤要害之区,天既与我,即宜居之。努尔哈赤以其卓越的胆识与战略眼光对迁都辽阳的重要性进行了透彻的分析、赢得了众贝勒、大臣的赞同。

  月二十四日,努尔哈赤命移辽阳汉官、汉民于北城,南城由努尔哈赤、诸贝勒、大臣、满洲八旗驻防的军户居住。四月初五日,努尔哈赤的大福晋乌喇纳喇氏,率领众侧妃、庶妃到达辽阳《满文老档》载∶"初五日,众福晋至,总兵官等诸大臣迎至城外校场.下马步行,导引众福晋之马入城。众军士沿街列队相迎。自城内至汗它,地设臼席,上铺红毡,众福晋履其上进见汗"同年七月初三日,努尔哈赤在辽阳都司衙门升殿,召集群臣,大宴诸贝勒、大臣。总兵官以下、备御以上官员分左右依次而坐。席间,努尔哈赤"亲举金卮,遍赐以酒"",又赐衣一袭,群臣谢恩。努尔哈赤意味深长地对群臣说了下面一段话∶明之国最大也,尚以为不足,而欲并人之国,故丧其师。明之土最广也,尚以为不足,而欲夺人之土,故丧其地。此皆天厌明而佑我也。赖尔诸臣攻战之力,仰承天眷,故朕及尔等得至此地。酒一卮,衣一袭,为物几何,岂足酬劳哉!但念尔诸臣,宜力疆场,勤劳王事,兹集殿廷,用申欢叙,以见朕心嘉悦而已。此时的努尔哈赤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在占据辽东地区后,面临经济相当发达,文化水平远高出女真(满族)人的汉人农耕经济社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建立什么样的经济秩序,怎样安置女真人户.乂怎样统治人II众多的汉族人民?这些都是摆在以努尔哈赤为首的后金统治集团面前的急需解决的问题。

努尔哈赤为什么迁都辽阳?

  这里有必要对后金进入辽沈地区以前的社会经济状况作一简介明朝中叶、建州女真人(满族的前身)南迁苏子河、浑河流域,'与明朝抚顺城毗连,这里有适合农业生产发展的土壤和气候,又便于接受汉族高度发展的封建经济文化的影响,其社会生产∶J因而得以迅速发展大量使用铁制农具与耕牛是女真人社会生产力提高的一个重要标志 女真人对铁器并不陌生,早在辽和金时期即开始使用铁制农具 据金代文献记载,阿骨打时"邻国有以甲胄来鬻者,倾资厚贾,以与贸易,亦令昆弟族人皆售之,得铁既多,因以修弓久,备器械,兵器稍振"。说明此时铁制品已经输入女真。东北地区出土金代铸造的铁锉犁,足以证明女真人久已使用铁制农具 建州女真人使用铁制农具也是史学界公认的事实。其铁器来源有二∶一部分是自己制造的,所谓"野人之地亦产铁,非尽无铁镞也")。但是,建州女真产铁少则是事实。大部分铁器是从邻近各族,特别是从汉人那里购买的。明成化年间,太监汪直弹幼兵部侍郎马文升时说,女真人衅是由于马文升"禁不与农器交易".说明女真人所需的铁器,相当部分是从互市中得到的 据明代辽东档案记载,女真人购买铁器数量相当大。仅万历十二年(1584年)三月十八日一次交易,从辽东"马市"就购进"伴子壹仔(零)参件"。当时,除应用铁制农具外,牛耕也很普遍。15世纪初,定居于斡木河一带的猛哥帖木儿的部众"率男女二百余,牛一百余头"11从事农耕。至15世纪中叶以后、建州女真的农业生产发展迫切需要辽东的耕牛、铁器。正统七年(1442年)明廷特许建州女真所缺的耕牛、农器可以"如旧更易应用"。在明代辽东档案中,有关建州女真人从辽东马市交换耕牛、铁器的记载,屡见不鲜。所以,明朝人认为"耕牛(是)边人(建州女真人)所恃以为生"的重要生产手段。铁犁与牛耕,使建州女真的土地得以垦殖。婆猪江(今吉林境浑江)"两岸大野,率皆耕垦,农人与牛,布散于野"。佟家河、苏子河一带,"无野不耕、至于山上,亦多开垦"并且"田地品膏,则粟一斗落种,可获八九石,瘠则仅收一石云"。这里粟的产量可能有些夸大,但仍可证明当时建州女真的农业发展水平是比较高的。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朝鲜李民痪目睹了这一情景,他在《建州闻见录》中以"土地肥饶,禾谷丰茂,旱田诸种,无不有之"的语句,描绘了建州女真的农业生产。荒地辟为良田,种植品种齐全,有了剩余,于是"秋后掘窖以藏,渐次出食,日暖便有腐臭。其土产禽、兽、、鳖之类,蔬菜瓜茄之属皆有之"。粮食自给有余,甚至多次到辽东"马市"出售交换。有关建州女真出售粮食,明代辽东档案有很多记载。如万历六年(1578年)六月初三∶夷人张乃奇肆拾名到市,与买卖人孙国臣等交易麻布、木耳、粮食等货。反映当时建州女真的农业生产力发展很快。

  铁制农具的运用,促进了手工业的发展。建州女真人原来"不解炼铁".只能"贸大明铁自造",即通过与明廷、朝鲜贸易"得正铁改造耳""1 明中叶后,冶锻铁器已很普遍,甚至女真村落中的冶匠、都可以"设风炉造箭镞,皆淬之"。全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三月,"始炒铁,开金银矿",开始较大规模地采矿和冶炼 这时.手工业内部已有了行业分工∶"粮、铁、革、木,皆有其工"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朝鲜通事何世国在旧老城亲眼见到建州有"甲匠十六名,箭匠五十余名,弓匠三十余名,冶匠十五名".并且这些工匠"皆是胡人(建州女真人)"。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努尔哈赤征叶赫时,部众"盔甲鲜明,如三冬冰雪"",从侧面反映出后金手工业的发展水平。

  与此同时,建州女真人的商品交换也有一定的发展。他们通过朝贡的方式或"马市"的贸易,同明廷和朝鲜等进行产品交换。他们曾到乌拉等地低价收购"东珠、紫貂",运往辽东"马市"、以"厚利"出售从中获利。他们"本地所产有明珠,人参,海獭、青鼠、黄鼠等皮,以备国用",或至"抚顺、清河、宽甸、爱阳四处关口、互市贸易,照例取赏。因此,满洲民殷国富"。建州女真在社会生产力发展的基础上接受明朝、朝鲜的封建制影响,在16世纪左右,社会经济得以迅速发展。

  伴随建州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后金夺取辽沈的胜利,努尔哈赤发布了在辽东地区实行的基本国策,即颁布了"计丁授田"令。"计丁授田",有其历史渊源.是在进入辽沈地区以前已推行的庄田制、牛录屯田制的发展。

努尔哈赤为什么迁都辽阳?

  据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朝鲜使臣申忠一访问佛阿拉的报告,努尔哈赤统一建州以后其庄田制是很发达的。他从朝鲜满浦镇(今属平安北道江界郡)至努尔哈赤的驻地佛阿拉城,沿途经过68处居民点,其中有6处"农幕"∶"蔓遮胡人童流水农幕"."童时罗破农幕","小酋农幕"(二处),"阿斗农幕","奴酋农幕"(1申忠一所记的这种"农幕",不是一般的居民村落,而是一种特设的农庄,满语称"拖克索"拖克索(tokso)一词,汉语为庄园、田庄、农庄之意。《清文鉴》说∶"田耕的人所住的地方叫拖克索"。可知拖克索不是一般的村庄、居民点,而是一种特设的农业生产的组织形式。那么,拖克索这种农业生产组织形式,出现在何时呢?

  据清代较早的原始档案记载,丁未年五月,努尔哈赤派幼弟卓里克图贝勒、额亦都巴图鲁、费英东札尔固齐、扈尔汉虾率兵1000人出征,袭取赫席赫鄂谟和苏噜佛纳赫拖克索,俘虏2000 人而归、丁未年,即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努尔哈赤于是年派兵袭取二地的拖克索,说明拖克索设置在这之前无疑。可惜《满文老档》的记事始于万历三十五年,所以难以从中看到更早的关于拖克索的记载。

  女真人社会中出现拖克索,从朝鲜文献记载中可以追溯到15世纪30年代。《李朝实录》记载∶明正统二年(1437年)十月,"(李朝世宗)遂传旨曰∶平安道都节制使李葳入讨婆猪贼,令大臣议功 右议政卢闲启云∶此不足赏也,戴之所讨,不过一二农幕而已,何功之有"。在关于这一件事的记载中,更有不称"农幕"而直书"田庄"者∶"(九月)十一日,左右军入古音闲地,夹攻贼田庄,贼各逃遁。" 这里所称的"贼",均指建州女真人。两条材料不仅直接说明"农幕"即"田庄",而且告诉我们,至迟在15世纪30年代,作为满族前身的女真人,就已建立起一些拖克索了、不过,拖克索在女真人生活中大量出现,还是在努尔哈赤兴起以后的事。努尔哈赤兴起之初,建州的拖克索数量还不多。而且农幕的所有者都是比较高的八旗首领,如∶"奴酋农幕"就是努尔哈赤本人的,"小酋农幕"是舒尔哈齐的,"阿斗农幕"是努尔哈赤从弟的,"童时罗破农幕"是舒尔哈齐女婿的,"童流水农幕"是蔓遮地方首领的。但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努尔哈赤陷明抚顺、东州、马根丹、抚安堡、花豹冲、三岔儿堡、清河、一堵墙、碱场等地区,翌年,破明军及朝鲜援军,取开原、铁岭,随着军事征战的胜利,俘获人口的增加,统治地区的扩展,拖克索急剧增加。据曾在萨尔浒之战中被俘,在后金生活一年多的朝鲜官员李民英说∶"自奴酋及诸子,下至卒胡,皆有奴婢(互相买卖)、农庄(将胡则多至五十所),奴婢耕种以输其主。" 从申忠一到李民宾相隔十几年时间,上至努尔哈赤,下至八旗军卒,都置拖克索,而且"将胡"所占之数量竟达 50余所。此后随着对明战争的不断发展,还不断设置拖克索。如天命六年(1621年)闰二月(尚未进沈阳),后金"在尼堪(即汉人)放弃的范河路""设置八贝勒拖克索"说明拖克索这种农业生产组织形式在后金辖区已经相当普遍建州的生产组织除庄田制外,还推行屯田制。建州对屯田并不陌生明朝在辽东地区实行屯田制。努尔哈赤的先世猛哥帖木儿在斡木河时,即采取"复业屯种"。所以,努尔哈赤以明的军屯和先世的屯种为借鉴,也推行八旗牛录屯田制。

  八旗牛录制度是从女真人的狩猎生产组织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社会组织。未编牛录前的女真氏族成员受氏族首领指挥统辖,从事采集、渔猎活动。努尔哈赤编设固山牛录组织,"按行军旗色,以定户籍",各女真成员皆归所属牛录额真管理,其身分从氏族成员沦为固山贝勒的部下和隶民,这种由氏族成员身分变成隶民的女真人,满语写作jusen,汉语对译为诸申。编入八旗牛录组织中的诸申,随着努尔哈赤征服战争的经常化,家庭中的男丁全部是八旗军卒,其家庭成员必须为战争承担各种义务。朝鲜人申忠一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冬访问努尔哈赤所居的佛阿拉,其属下诸申说∶"前则一任自由行止,亦且田猎资生,今则既束行止,又纳所猎。"这句话具体说明了女真氏族成员过去是白由的,以田猎为生。今则丧失了自由,从承担氏族制度的狩猎生产义务,变为对八旗贝勒承担兵役、赋贡,受八旗贝勒的统治和剥削。

  为了战争的需要,诸申(牛录男丁)要自备弓矢、甲胄,饲养战马,自备糗粮,这些虽说是诸申的私有财产,但是必须在牛录额真(后称牛录章京)的监督下准备好,不符合要求会受到惩罚。

  不仅如此.还要向汗和贝勒、大臣供应粮食等。努尔哈赤统一建州诸部之后,粮食奇缺,仅靠抢掠明朝辽东沿边的粮食远不能满足需求。尤其后金与明朝关系破裂,停止朝贡与马市,不能再从市场以毛皮换取粮食。粮食成为后金极其严重的问题,努尔哈赤对积储粮食的重要性是有充分认识的。万历四十三年(1615 年)六月.诸贝勒、大臣建议"征讨明国",努尔哈赤表示不同意的主要理由也是粮食问题。他说∶"今若征明,义在我方,天佑我也!天既佑我,或有所得既有所得,则其所得人畜何以养之?我等尚无粮库,养其阵获之人畜,则我等原有之人均将饿死矣!乘此闲暇.宜先收我国人,固我疆土,整修边关,垦种农田,建仓库以积粮"1 问题就是如此尖锐,要发动战争,扩展势力,首先必须充实库藏,储备足够的粮食。为此,努尔哈赤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从各牛录中签发人丁实行牛录开荒屯田。四十三年(1615年)重申"令每一牛录,出男丁十人,牛四头,以充公役,垦荒屯H,自是粮谷丰登,修建粮库"。在这以前,申忠一在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去佛阿拉,看到的是"奴酋等各处,例置屯田,使其部酋长掌治耕获,因置其部,而临时取用,不于城中积置"这种从各部女真家户征收粮食的办法,如《满文老档》所说∶先前向"国人征粮赋,则国人受苦"。后改签发牛录属下男丁屯田,置仓储粮."国人遂无忧困苦,粮储转为丰足"。实行牛录屯田.牛录属下的军丁既要披甲征战,又要金派种田植谷,所谓"凡有杂物收合之用,战斗力役之事,奴酋令于八将,八将令于所属柳累(牛录)将,柳累将令于所属军卒,令出不少迟缓"。天命六年(1621年)七月十四日,努尔哈赤以金国汗的名义颁布其在辽东地区实行的基本国策,所谓"计丁授田"的谕令∶为行分田事通知各村,圈地海州地方十万日、辽东地方二十万日,共计三十万日之田地,分与我军队之人马。凡我众白身者,可到我原居住之地播种。汝等辽东地方之诸贝勒、大臣、富户弃田很多,将其田没收,我必需之三十万日最好在其中圈占。如果不足可到从松山起,铁岭、懿路、蒲河、和托和、沈阳、抚西、东州、马根丹、清河,直到孤山等地播种、如仍不足,则可出境播种。……今年播种之收成,仍由各自收获。我今计田,平均分给,一男丁种粮之田五炯,种棉之田一均,汝等不得隐瞒男丁,隐瞒则分不到田。今后乞讨者不许乞讨。乞丐、僧侣皆分给田地,应在自己田地上勤勉耕作、男丁三人共耕贡赋之田一炯,男丁二十征兵一人,出公差一人。同年十月一日,下达给汉民的命令再次重申此谕令∶征收明年士兵食口粮,马食草料,耕种之田。辽东五卫之人,应交出要耕种的无主田地二十万日,海州、盖州、复州、金州四卫之人,同样应交出要耕种的无主之田十万日。(4)根据上述两则史料,可知计丁授田的基本内容为∶(一)八旗军户(包括进入辽东地区以前已编人八旗的蒙古人和汉人)和新征服的辽东地区的汉户对调,使八旗插入到辽东各地区驻防、在新占领区确立军事统治。

  ()圈占辽东五卫和海州等四卫的土地,实际是最后圈占了整个辽东地区的土地。因为北部辽海卫、铁岭卫和沈阳中卫的上地,在这以前已入后金版图,八旗军户已经迁入。宽甸六堡等土地,李成梁放弃后一直是女真与汉户杂居,归后金统治。计授田令没有提到的只有宁辽右卫(今凤凰城)地方,从后来的实际情况看也被圈占。计丁授田规定圈占的是无主荒地,其实不仅是无主荒地,儿乎是辽东的全部耕地。例如,辽东五卫耕地共计376954亩,如按每五亩为-日计算,不过75390日,远不够要圈占的20万日。海州四卫耕地1436917亩,折合 287383 日,这个数目超过要圈占的10万日。辽、海九卫共计1813871 亩,折合362774日,也就是说,从这个数字上看,只有62774日是圈占数额的余数。辽东都司所辖二十五卫登录的耕地总面积为6324001目,这次要圈占的30万日接近其一半面积,可以断定绝非限于无主荒田()辽东五卫和海州四卫圈占的土地按丁分给"我军队的人马"即八旗士兵。计丁授田令没有明确规定每一男丁授田多少,但据以后的文献记载,每丁授田5日。

  住在辽、海九卫地方的"凡我众白身",即汉户,迁徙到"我原居住的地方播种",指的是沈阳以北,东抵辽东边墙,西到东辽河东岸,如果不足,可到边墙以东。规定每丁给田6响,此外三丁共耕贡赋田1炯,取代明在辽东地区实行的军屯制。

  计丁授田令执行时,授田是绝对不足数的,因为汉户并非全近,女真户来后还要和汉户共住、共吃,这样土地只能按当地实有数额来计丁授出,"名虽五日,实在只有二三日"。计丁授田是狩猎的女真族在征服农业民族以后,将本族的生产全面过渡到农业生产上来,把包括本民族在内的各族人民都强制地附着在上地上.建立封建依附关系的必然产物。计丁授田制度所建立的生产关系、比明末辽东地区的解体中的军屯制及在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封建租佃关系显然有所倒退。但就女真族自身来说.是出辽东山区之前,农耕的拖克索(庄园)依靠战争中俘获的汉人和掳掠来的朝鲜人耕作,牛录屯田的收获只作为军马粮草的补允 计丁授田在女真人社会中确立了封建土地占有制度,上地成为基本的生产资料,农业成为经济的主要部门,这无疑是女真人社会发展史上一个阶段性的飞跃。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内容推荐
清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