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清朝历史 > 努尔哈赤如何夺取广宁的?

努尔哈赤如何夺取广宁的?

发布时间:2020-08-22 23:31:02 来源:亮剑军事网 作者:亮剑 阅读量:

  辽沈失陷,"河西军民尽奔,自塔山至闾阳二百余里,烟火断绝"心。明廷的震惊程度,远远超过抚顺、开原、铁岭失陷的时候,朝野上下以为辽西之亡即在眉睫。如果京师的屏障广宁失陷,则山海关濒危,京师可虞。文武百官拿不出应变的对策。他们惟一的希望是守住广宁,拖延时间,再集军应战。

  广宁,即今辽宁省北镇县城。背靠医巫闾山,,南临大海,西界锦州.东隔辽河与辽阳对峙,为辽阳通山海关之咽喉要地。明朝失辽阳后,辽东巡抚移驻此地。有明一代,广宁一直是辽东地区仅次于辽阳的第二大城。广宁向设重兵驻防。但是自战事以来,明车群集辽阳、沈阳,"河西兵马之精劲及糗粮器具之转输,无一不为河东竭蹶从事"据天元年(1621年)四月辽东巡抚薛国用上奏说∶广宁城当时"虚拥空城,欲募兵,而居民俱窜,欲措饷、而帑藏如洗,盖岌岌乎难之也"。

    当时广宁城有兵"不满千人,又半系创残之余"。新任巡抚王化贞就任后全力招募,"所招残兵亦万余人,然皆赤身徒手,马匹械仗,无处寻觅"。同年五月,刑科给事中熊德阳奉命往辽.祭告医巫闾山之神,回京后将在辽东的所见所闻上奏朝廷∶若关外一线之路,寄于海与西虏之间,村落残破,驿递萧冬……至广宁虽稍成城镇,然实不及江南一中县也。城在山尾,可俯首而窥,聚族几何,可屈指而尽,所恃三岔河,而黄泥洼可赛裳而渡,日望投兵,不啻拯焚救溺。……辽陷一月.援兵尚未至广宁,虽有不弃广宁之名,已有弃广宁之实矣给事中熊德阳的奏疏,说明了广宁危如千钧一发的严峻形势。

  还在天启元年(1621年)三月十三日沈阳失陷,十九日报至京师,刚继位3个月的明熹宗朱由校在一片惊惶中集文武官廷议之时,廷臣在讨论中想起了回籍听勘的原辽东经略熊廷弼。大学士刘一爆言∶"熊廷弼守辽一年,奴酋未得大志,不知何故,首倡驱除,及下九卿科道会议,又皆畏避,不敢异同,而廷弼竟去,今遂有沈阳之事。"御史江秉谦也说∶熊廷弼"其才识胆略有大过人者,使得安其位,而展其雄抱,当不致败坏若此"。明熹宗只好重新起用熊廷弼。三月二十九日,特派专使捧敕赴江夏,往谕熊廷弼来京任职∶朕惟尔经略辽东一载,威慑夷虏,力保危城,后以播煽流言,科道官风闻纠论,敕下部议,大臣又不为朕剖分,听令回籍,朕寻悔之。今勘奏具明,已有旨起用,适辽阳失陷,堕尔前功,思尔在事,岂容奴贼猖獗至此。尔当念皇祖环召之恩,今联冲年,遘兹外患,勉为朕一出筹画安攘,其即日叱驭前来,庶君臣始终大义,特命该部赍敕召谕,如敕奉行。明熹宗在敕谕中充分肯定熊廷弼在辽任职时保全危辽的功绩,谴责部科道言官排挤他的过失,并指责罪己偏听闲言,恳请他出山,为自己分忧。四月初二日,又谕∶"熊廷弼守辽一载,未有大失,换过袁应泰,一败涂地,当时倡议何人,扶同何官,将祖宗百战封疆,袖手送贼,若不严核痛稽,何以惩前警后!"于是明廷惩治前劾熊廷弼的御史冯三元、张修德和给事中魏应嘉,各降三级,并除姚宗文名。

  熊廷弼于五月十八日到京"陛见"。六月一日,他胸有成算,上抗金保辽的"三方布置策"∶陆上以广宁为中心"用骑步对垒于河上,以形势格之而缀其全力";海上各置舟师于天津、登、莱,袭扰后金辽东半岛沿海地区,从南面乘虚击后金侧背,"动其人心,奴必反顾而亟归巢穴",可复辽阳;经略驻山海关居中节制,"以一事权"。这一著名的战略,得到熹宗的认可,遂命熊廷弼为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驻山海关,经略辽东军务。七月初三日,熊廷弼离京赴任,熹宗从阁臣之请,熊廷弼以经略尚书奉命出征,除专敕外,加赐敕书一道,尚方剑一把,将士不听命者,副总兵以下,可先斩后奏。熹宗特"赐大红麒麟服一、彩币四,宴之郊外",命文武大臣陪饯,又以京营5000人护行。其礼仪之降重,实前所罕见,亦见熹宗及廷臣对熊廷弼的期待之重。

  可是,在熊廷弼来京师以前,四月初六日,明廷已起用右参议王化贞为广宁巡抚。土化贞,觐士出身,由户部主事历右参议。《明史》对他的评价是∶"为人骏而织,素不习兵,轻视大敌,好谩语"1。但他能勇于任事。此时广宁已是一座孤城,兵不满天下,甲仗皆无,火器缺乏。王化贞到镇广宁,招集散亡,得万余人,防守辽河。由于努尔哈赤尚未进攻,王化贞一时间名望赫然。兵部尚书张鹤鸣极其信赖他,"悉以河西事付之","所请无不允"朝中文武也以为其有胆有识,倚以为重。但王化贞缺乏自知之明,对后金未来进攻,看做是自己招集流亡,激励官兵,联络蒙古而守住了广宁。王化贞认为只要派2万兵守三岔河,河长120里,步骑一字摆开,每数十步搭一土窝棚,置军6人,划地分守。熊廷弼反对这样部署。他说∶"东兵(指后金)过河,所置地仅里许,窝卒仅百许,空散二万众于沿河",不能阻止后金骑兵。王化贞寄希望于蒙古察哈尔部林丹汗的援助,他认为"虎墩兔助兵四十万,遂欲以不战取全胜";又臆断以李永芳为"内应",必兵至而后金自溃。他上疏"愿以六万人进战,一举荡平"后金,至"仲秋八月,可高枕而听捷音"。如此狂言,视军事如儿戏!熊廷弼"主守",认为"西部(指察哈尔蒙古)不可恃,永芳不可信,广宁多间谍可虞"。他力图纠正王化贞的错误的部署计划、王化贞却恼羞成怒。于是,意见相左,一个主守,一个主战,所谓"经抚不合"之议自此而起,而朝廷中袒护王化贞者多,支持熊廷弼者少。

  五月二十日,王化贞属下毛文龙请命袭镇江。王化贞给予支持,毛文龙率197人从海上轻进,联系盖、复、金州的降金明将为内应,于七月二十日袭取镇江。明廷在接连失败后,得此奇胜,"缙绅庆于朝,庶民庆于野"。王化贞尤为得意,主张派兵从海上支援毛文龙,并且要求督师4万进据辽河,让蒙古兵乘机进取,大举反攻,必一鼓而胜。熊廷弼则竭力反对,认为王化贞想立刻大举反攻是轻举盲动的主张,但派兵支援毛文龙,巩固从朝鲜牵制后金之阵地还是正确的。本来熊廷弼也主张联络朝鲜,此时如能赞成王化贞的这一主张,支持毛文龙,扩大牵制力量,就可缓和同王化贞的矛盾。但熊廷弼却意气用事,责难说∶"三方兵力未集,文龙发之太早,致敌恨辽人,屠戮四卫军民殆尽,灰东山之心,寒朝鲜之胆,夺河西之气,乱三方并进之谋,误属国联络之算,目为奇功,乃奇祸耳。"结果诸镇观望,毛文龙得不到援助,只好退守皮岛。

  此后,熊与王之间,凡事意见相左,愈演愈烈。熊廷弼认为王化贞的这一套都是不着边际的误国之策。可是十几万大军握在王化贞手中,熊廷弼徒有经略虚名,没有经略实权。王化贞一切行动都不通过熊廷弼,直接请示兵部尚书张鹤鸣。枢阁出于宗派和意气,都支持王化贞,排挤熊廷弼。熊与王不合竟发展到经略和兵部、辅臣之间难以共事的地步。直到冬季来临,努尔哈赤要乘冰封过河时,熊廷弼已无能为力,要求朝廷"宜如抚臣约,亟罢臣"廷臣亦感到,经、抚不和,必坏封疆大事,应在两人中去留一个.这才决心罢退不喜欢的熊廷弼,专委王化贞。此时,后金兵已逼西平。明廷"遂罢议,仍兼任二臣,责以功罪一体"1这样、熊廷弼的命运只有充当替罪羊了。

  止当明廷九卿科道会议争吵经略和巡抚去留之时,努尔哈赤准备进兵河西。他先派李永芳与王化贞之间谍工往来,得知明朝辽东经略和巡抚不和,战守不定,熊廷弼内外受困,王化贞浪言玩兵、广宁军备废弛,沿河防守单弱。努尔哈赤决计乘机西渡辽河,兵指广宁。

  天命七年(1622年)正月十八日,努尔哈赤亲率诸贝勒、大臣,带领八旗军,向广宁进发。经鞍山、牛庄,二十日渡辽河,直逼西平堡(今辽宁盘山古城子)。巡抚王化贞得到后金军西进的警报,仓促布兵防守。王化贞以重兵坐镇广宁,总兵刘渠以2万人守镇武堡,总兵祁秉忠以万人守闾阳,罗一贵、黑云鹤以3000人守西平堡二十日,努尔哈赤率军渡过辽河,围西平堡。守城参将黑云鹤本应与罗一贵共同坚守。可是黑云鹤轻敌,出城野战,结果战死。熊廷弼得知西平堡被围,急催总兵刘渠从镇武堡来援。

      努尔哈赤得知明军来援的消息后,即兵分两路∶一路继续加紧围攻西平堡,一路向平洋桥堵截镇武方面的援军。坚守西平堡的副总兵罗一贵断然拒绝后金的诱降,誓死坚守城池,命将士发射大炮向城下后金兵轰击,矢石齐发。努尔哈赤命八旗兵冒雨冲击,竖立云梯攻城。八旗兵三进三退,战斗异常激烈。据《明熹宗实录》记载∶罗一贵将三千人守西平……·贼先攻西平,黑云鹤出战而死罗一贵固守不下,杀了数千人。李永芳竖招降旗,阴遣人说一贵。一贵骂之曰∶"岂不知一贵是忠臣,肯作永芳降峨乎!"斩其使,亦于城中竖招降旗。奴尽锐攻之,相持两昼夜用火器杀贼,积尸与墙平.会一贵流矢中目,不能战,外援不至,火药亦尽。一贵北向再拜曰∶"臣力竭矣!"遂自缢奴尽屠西平。d副总兵罗一贵最后矢尽援绝,自刎殉职。努尔哈赤以惨重的代价夺下河西重要据点西平堡。

  西平堡正激战时,王化贞偏信游击孙德功的建议,集合广宁、闾阳两路的兵力来援镇武堡。明军舍弃守城用大炮的优势,却与山野战的后金兵相搏。以孙德功为先锋,会同守闾阳驿的祁秉忠、守镇武的刘渠等率军3万,前往西平增援。已暗降后金的孙德功无意战斗,刚与后金接战,就率先逃跑,明兵大溃,至沙岭(广宁南),遭后金围歼,3万人马全部覆没,刘渠、祁秉忠战死阵中。

  广宁虽有重兵驻守,又有王化贞坐镇指挥,但他不谙军事,备战亦不得法,守备、军纪都很松弛。十九日,努尔哈赤统兵过辽河的消息传来,军民人心动摇,城中富家大户早已逃奔。游击孙德功在援救西平时佯败先归,因"潜纳款于太祖,还言师已薄城,城人惊溃"。他到处煽动,城内人更加恐慌,纷纷出逃。王化贞急召孙德功至衙署,仍委以守城重任。孙德功刚一出衙署,立刻封闭府库,把守火药库,据守城门,逼令城内居民难发,声称要擒拿王化贞,连同广宁城作为献给努尔哈赤的进见礼。这时,广城实际上已成空城,而巡抚王化贞却一无所知。参将江朝栋得知兵变、急入王化贞卧室,催促王化贞说∶"事急矣,快走!"他和王化贞直奔马厩,"所养马匹皆为叛贼盗去",王化贞的行李只好用两只骆驼装载,狼狈逃出广宁城。二十三日至大凌河,同率5000兵来接应的熊廷弼相遇。王化贞只有抱头大哭。熊廷弼见状讥讽王化贞说∶"六万众一举荡平(辽阳),竟何如?"王化贞提出守宁远和前屯,此时,努尔哈赤还没有来追击,事实上以后也没有来追,在宁远和前屯稍事等待,收集溃散,不是不可以的。可是熊廷弼认为"已晚,惟护溃民人关可耳"。王化贞亦无计可施,此时听从了熊廷弼的意见。二十六日,拥溃民入山海关,沿途"尽焚积聚",以防资敌。数十万辽西难民"携妻抱子,露宿霜眠,朝乏炊烟,暮无野火,前虞溃兵之劫掠,后忧塞虏(后金)之抢夺,啼哭之声,震动天地"。

  二十四日,努尔哈赤率军开赴广宁,孙德功等率士民出城迎接。努尔哈赤轻取广宁后,环广宁各城堡不战而降,计有闾阳驿、小凌河、松山、杏山、盘山驿等40余城堡的明朝守城官皆附。后金将广宁等城数百万帑币、粮食、火药、马牛、布帛等运回辽阳。至天命八年(明天启三年,1623年)三月二十四日,努尔哈赤下令烧毁广宁城,撤离广宁、义州(今辽宁义县)等城,将全部兵马撤回辽东。广宁之役,是后金继辽沈大战后的又一次巨大胜利,对后金的巩固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广宁兵败,河西失守,熊廷弼以"失陷封疆"罪,回籍听勘。明天启五年(1625年)八月,朝廷党争日趋激烈,熊廷弼受到牵连,在太监魏忠贤操纵下,将其处死,传首九边。更可憎者有人投井下i、诬陷熊廷弼"侵盗军资十七万",积"家资百万"。阉党魏忠贤"矫旨严追",继续迫害熊廷弼的家属,"罄U不足,姻族家俱破",长子熊兆珪自刭死,熊案成为千古奇冤。到崇祯元年(1628年),有工部主事徐尔一为熊廷弼申冤∶廷弼以失陷封疆,至传首陈尸,籍产追赃。而臣考当年,第觉其罪无足据,而劳有足矜也。广宁兵十三万,粮数百万,尽属化贞。廷弼止援辽兵五千人,驻右屯,距广宁四十里耳。化贞忽同三四百万辽民一时尽溃,廷弼五千人,不同溃足矣,尚望其屹然坚壁哉!廷弼罪安在?化贞仗西部,廷弼云"必不足仗"。化贞信奉李永芳内附,廷弼云"必不足信"。无一事不力争,无一言不奇中,廷弼罪安在?且屡疏争各镇节制不行,屡疏争原派兵马不与。徒拥虚器,抱空名,廷弼罪安在?

  熊廷弼自任辽事以来,"不取一金钱,不通一馈问,焦唇敝舌,争言大计"。《明史》熊廷弼本来这样评价∶惜乎!廷弼以盖世之材,褊性取忌。功名显于辽,亦望于辽。假使廷弼效死边城,义无反顾,岂不毅然节烈丈夫哉!广宁之失,罪由化贞,乃以门户曲杀廷弼,化贞稽诛者且数年。明廷政治腐败,,是非颠倒,真正应负辽西失陷责任的王化贞得到种种庇护,拖延5年才伏诛。熊廷弼却做了明朝腐败政治的牺牲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猜你喜欢
相关内容推荐
清朝历史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